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08-19
网站首页 >> 异国游记 >> 正文

游历:去苏门答腊找野猩猩

发布日期:2018-08-07  来源:

当我走下河堤,朝着将带着我们溯流而上的木船走去时,我们的导游密斯塔(Mistar)止住了我。“她不见了,”他的语调中有种不祥的预兆。我抬起头,用探寻的目光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一个女人正在洗衣服。鳄鱼把她吃了。”

我们就在这样的问答中把船推离河岸,开始了旅程。我很清楚这次在苏门答腊寻找野生猩猩的旅程将充满艰辛。我们将冒着患上奇怪疾病的风险,在没及大腿的沼泽里跋涉。对吃人的爬行动物,我一点谱也没有,但现在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止我。多年前,我在卢旺达满怀兴奋地遭遇野生大猩猩——有一只甚至摸上了我的肩膀。所以,当我的一位身为猩猩专家的姐夫安排我近距离接触亚洲仅存大型类人猿时,我雀跃不已。我意识到,在苏门答腊,充其量也只有6600只猩猩。科学家们警告说,如果这种人类近亲的栖息地因种植油棕榈而遭到破坏,它们有可能在十到二十年间灭绝。

摄影师和我花了两个小时,溯流而上,到达我们的目的地——位于克鲁伊特(Kluet)沼泽中的斯瓦克杨桃园(Suaq Balimbing)研究站,在那里,野生动物可以无拘无束地生活。当我们驶过古木参天的原始森林,荷兰研究人员艾伦·姆勒曼(Ellen Meulman)认出了犀鸟和罕见的史东氏鹳。我们也看到了翠鸟,也与划着独木舟的当地土著渔民擦身而过,他们的柳筐中装满了河蚌。因为铭记着密斯塔先生带有警示意味的故事,当某种看似爬虫的东西蹒跚着滑入水中时,我有些畏缩。谢天谢地,那只是一个巨蜥。

不久,有人大喊:“Oranghutan”,这在当地话中是“丛林人”的意思。每个人都抬起头来。千真万确,某种毛茸茸的家伙高踞在一株利沙树上。船夫关了马达,我们看到这些家伙旁若无人,连皮带肉地大嚼水果。

这么快就发现了目标令我们欣喜不已,我们继续航行,不料却遭遇了一幕可怕的景象:点点火星在一片焦土上劈啪作响,这里,棕榈苗正等着播种。“几个月前这里还植被茂盛,”姆勒曼无比震惊。“一片原始森林需要7万年才能长成。”

不久,我们抵达了营地,营地由两座木板房和十来名研究人员组成。我们迅速跳进河里洗了洗,以恢复精神,直到摄影师身上流着血从水里冒出来。“水蛭!”密斯塔大叫。晚餐是米饭和鲶鱼,大家在餐桌上讨论起生活在这个地区的各种濒危动物——马来熊,虎,云豹。

“别忘了网纹蟒,”密斯塔先生补充道。他拿起一个餐盘。 “一条有这么粗。它能把人挤碎,整个吞下去。”姆勒曼把话题转到了猩猩上。他们只生活在婆罗洲和苏门答腊,用工具吃东西,把树叶做成雨伞的样子。我想,它们值得一看。

第二天清晨,曙色微明我们就出发了,大家都绑了护腿以防水蛭。“穿长袖衣服,” 密斯塔先生建议说。“他们会从树上掉下来。”我们陷进了泥炭沼泽中,由于双腿深深地陷在烂泥中,我们得抓着藤蔓才能保持直立。泥浆一直漫到我的臀部,“算你运气好,现在是旱季,”姆勒曼说。

猩猩已经深入丛林寻找水果,追踪的速度慢下来。我们不时能发现30米以上高处的巨大巢穴。为了躲避树下的猫科掠食动物,猩猩是唯一在树上睡觉的类人猿,这些巢穴在它们继续迁移之前只被使用一次。显然这些都是被遗弃的床位。

经过了6个小时,我们仅仅发现了数量众多的巢穴,却仍然没有发现一只类人猿,而午后的燥热让人感到像在洗蒸气浴。我们折返了营地。

几天后,由于迫切想近距离观察这些类人猿,我们向古农列尤择国家公园(Gunung Leuser national park)内的猩猩保护区进发。我们最终到达布吉拉旺(Bukit Lawang),一个位于水流湍急的伯赫洛克河岸边的小村庄。我们在当地环境保护组织YEL经营的经济旅社中歇了歇脚。在斯瓦克睡过地板之后,这个有单独浴室的小屋简直算一种奢侈了。我们在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酒吧喝过冰镇啤酒之后,开始了三个小时的徒步热带雨林之行。

行程始于一座橡胶种植园,然后沿着陡峭的山路蜿蜒而上。远处呜咽的电锯声和向导介绍当地植物的话语声打破了寂静。“这种藤本植物能治疗肝病。Suli能刺激乳汁分泌。东革阿里能治愈疟疾。橡胶树——有益于计划生育!”

突然间,我们看到一个黄铜色毛皮的动物在15米以上的高处一闪而过,接着是两个。一只母兽和她的幼崽双脚倒挂着就像毛茸茸的洗好的被单。猩猩宝宝用嘴唇发出响亮的恐惧的信号,猩猩妈妈用一只手灵巧地把她拉向自己。它们在树枝间荡来荡去。

我们站在那里,被这景象惊呆了,直到一个雄性猩猩的叫声提醒我们保护区还有其它猩猩等待我们观察。我们直奔喂食点,在那里可以保证我们和猩猩更近距离的接触。喂食点由一个木制平台构成,被一群来自澳洲的灵长类动物包围。一阵巨响穿过丛林,昭示着4英尺高的母猩猩和像背包一样挂在她身上的小猩猩的到来。母猩猩推开人群,抓起一大串香蕉塞进嘴里。我想,我们的确不应该打扰这些神气的动物。母猩猩似乎也陷入同样的深思。她用聪慧的目光瞄着我们,我想象着,她一定在想,“进化论出了什么岔子了吗?”我们在一米开外相互凝视,直到她消失在灌木丛中。

沿河边小径回旅社的路上,我们遇到另一对猩猩,它们征用了一条船。它们在船索上荡来荡去做耍,惹得船主气急败坏如热锅上的蚂蚁。为寻找新的挑战,猩猩们又转去捉弄晒日光浴的人。雄猩猩穿上某个游客的T恤。与此同时,它的女友在一块岩石上模仿一位正在晒太阳的女人。

过了一会儿,他们玩累了便悠闲地踱回密林中去。但愿它们可以永远藏身其中,远离人类的破坏性影响。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