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2-15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我在澳洲做遗体化妆师的“1001夜”

发布日期:2018-08-07  来源:

据报道,麦克有着与年龄极为不称的外表和心智,冷静中透着一丝浅浅的忧伤,谈话时指间总是夹着香烟。这个80后的大男孩很忌讳跟人讲起当年在新西兰留学时,担任殡仪馆遗体化妆师的那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说这是自己人生经历中最大的一笔财富,但却鲜有人知。

“我要的父母都不能给”

麦克从小与外婆在北京长大,父母分别在香港和上海工作,一年到头难得见两次面。早在孩童时代,麦克就满肚子狐疑地问过外婆,自己到底是不是爸妈亲生的?用他自己的话说,“(父母)除了钱,什么也没给我,但我要的他们都不能给”。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成长,造就了他独立、叛逆和不服输的性格。他学会了事事自己拿主意,而一旦下定决心,便任谁也无法让他回头。

出国几乎没有什么理由,或许只是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已经读了一年吉林大学法律本科的麦克执拗地选择了退学。自己办好了留学手续,把银行卡里所有的钱留给生病独居的外婆,2003年1月,麦克独自一人登上了从香港飞往奥克兰的航班,兜里揣着母亲在机场塞过来的2万美金。让他始料不及的是,这一走,便再也没有回去过。2005年在餐馆打工时,麦克接到家人电话,被告知外婆去世的消息。对他而言,或许最亲的牵挂从此也就没了。

疯狂打工糊口赚学费

在新西兰,麦克从奥克兰大学的心理学本科开始,一直读到硕士毕业,全部学费超过10万新西兰元。麦克至今仍尤为自豪的是,出国这么多年,从未向家里开口。但交了第一期学费后,他清晰地意识到,不仅要打工养活自己,后面的学费压力也正铺天盖地袭来。

麦克还记得自己打的第一份工,是在一家咖啡馆洗碗。这家店原本是不招留学生的,耐不住他每天清晨6点半在店外守候,足足等了6天,老板终于被他的坚持所感动。送过披萨,在肉店切过肉,凌晨4点骑着自行车到处送报纸,在海边豪宅做过清洁,吸着“永远吸不到头的地毯”。麦克什么都肯干,但这些却仅够糊口而已。

进入殡葬业遗体化妆师这一行是04年,正读大二的他与朋友聊天时,听说有同学在殡仪馆打工,一小时好像可赚30块,正愁学费没着落的他赶紧要朋友帮忙联系。最初还以为就是吸吸尘、扫扫地做些外围的简单工作,没想到竟被要求给尸体化妆。冲着每小时54块钱的现金收入,麦克自此开始了夜夜与死人相伴的生活,并且一做就是3年。

“听到什么都不管”

从那开始,在那栋外形为普普通通Townhouse的殡仪馆楼上,麦克开始了他的遗体化妆师生涯。每晚10点半至次日凌晨4点半,阴冷青白的无影灯下,他独自面对一具具尸体而忙碌。用药水清洗五官和躯干,用双氧水擦拭分泌物,给死人面部涂上粉底、腮红和口红等,这就是工作的全部。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独自置身那样的环境,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令人不寒而栗。风吹过玻璃的呼啸,楼外酒鬼的怪叫都使人毛骨悚然。“听到什么都不管,做完就走”。麦克最讨厌手机响,在静得出奇的房间里,手机铃声被无限放大。麦克每次都会下意识低头看看尸体有没有睁开眼,生怕“吵醒”他们。到后来,麦克在殡仪馆常备了一个外放大音响,工作时开大音量,也就不会再胡思乱想。听的都是激昂的古典乐和歌剧,麦克觉得这样能给自己以力量。直到现在,他的最爱并不是同龄人都喜欢的流行歌曲,CD里放的永远只有巴赫、贝多芬和帕瓦罗蒂。

干得困了,麦克就爬到楼顶抽根烟。想想过去的日子,想想最亲的外婆。也就是从这时起,麦克开始抽烟,并渐渐烟不离手。

“内心充满了力量”

这样的工作持续了3年。3年后,赚足了学费的他递上了辞呈。麦克说他再也不会去做这份工,倒不再因为害怕,相反夜深人静时,在停尸间他甚至觉得更自然。最初的他会刻意轻描淡写跟朋友们讲这些经历,但有人忌讳有人不解,最后索性就不讲了。很多情绪在心底日积月累,无处倾诉。

可是麦克真的很需要排遣,他想换回原来正常的生活方式,沉重的心理负担并非他所能背负。在殡仪馆工作时,独对一具具冰冷的尸体,麦克曾试着幻想他们生前的故事,并将这些一一记录下来。写了很多,大部分都保留着,这对他而言也是一种纪念。麦克说自己很幸运,学的是心理学专业,懂得自我疏导,否则“要么坚持不下去,要么早疯了”。

这段经历是麦克弥足珍贵的人生历练,他遇事变得更为成熟冷静。每每遇到困难,麦克总是告诉自己,“我连死人都不怕,还怕活人?”麦克说,当人生经历越来越丰富时,“内心会充满力量”。

采访后记

采访麦克是在悉尼市中心一处街角咖啡店外,他2年前来了悉尼,打算先拿个身份,今年下半年会去澳洲国立大学攻读西方艺术史专业。他说想写点东西,但不知能不能靠这个养活自己。纪实是不会写的,很多事情还没到能想明白的年纪,写写小说好了。过几年如果在海外漂泊累了,就回国去丽江开个旅店,悠悠闲闲休息几年。

最后话题重又聊回到他的家庭。绕了一大圈,麦克说自己还是向往正常的家庭生活。他把最后一个烟头狠狠摁灭在烟灰缸里,看着周围的车水马龙,似乎自言自语地说:“毕竟,父母还是父母,儿子还是儿子”。(应主人公要求,文中麦克为化名 图/文马小龙)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