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07-19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吾思秋瑾

发布日期:2018-07-10  来源:


□ 秦 丽 

“黑暗的深闺/你点亮一盏明灯/萧瑟的秋天/你带来满园生机……几番回首京华望/一身肝胆男儿心……沉睡的时代/你敲响一记晨钟/……你昂然走向黎明/古轩亭口/声声惊雷唤醒中国/……残菊犹能傲霜雪/碧血英烈照汗青。”

一曲《秋瑾》听罢,涌泪湿襟。

思之秋瑾,已逝去如风而情怀长留的女中英雄,一个崛起于乱世之秋而才智卓异的才女,一个“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的奇女子,临刑前一句“秋风秋雨愁煞人”,暗合“秋”字,几多伤怀,道尽沧桑、悲凉及壮志未酬的心境。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以福祸避趋之”,爱国情怀在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中并不鲜见,“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古训历来为有志之士遵奉。但古往今来,将个人与家国命运休戚相连的女子,实鲜之又鲜。这也正是秋瑾区别于世俗女子之所在。

一般女子大多沉湎于个人情怀,顾镜贴花,淡描娥眉,赏月惜春,偏安一隅。而秋瑾则不屑于此,她抛却富贵,走出闺门,跨马携枪,立志救国,“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视野和心襟之阔,平常小资女子不可与其同日而语。

生逢乱世,能将家国命运置于个人命运之上,将黎民生计置于个人得失之上,这是对现实深刻思考后的破茧,是对生命价值的重新审视和升华。

有人说,想明白了死,才知道怎样生。对于秋瑾,仅32岁的生命历程轰轰烈烈。她29岁赴日本留学,开始投身革命,倡导妇女解放,后加入同盟会,创办《中国女报》,组织光复军,策划举兵起义,后因叛徒告密,从容就义。

生命之短,流星一瞬;而生命之亮,光芒万丈。

我欣赏秋瑾的豪壮。舞剑煮酒,指点江山,一片丹心,四海为家,“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这份豪情,让人生羡。而自古英雄多寂寞。秋瑾有词作《满江红》:“俗子胸襟谁识我?英雄末路当折磨。莽红尘何处觅之音?青衫湿!”

在轰轰烈烈的救国事业背后,秋瑾的心细敏而寂寞。在精神上,她是个觉醒的女性,因为走得太远,把同时代的“小脚”女人远远甩在身后;在忧国忧民的思想上,她是先驱者,所作所为为许多同时代男同胞所汗颜。曲高和寡,这也许注定了秋瑾在情感上的缺憾。她与丈夫富绅子弟王廷钧并无共同语言,是那个时代无数包办婚姻牺牲者中的一个。人们常说,爱情、婚姻、家庭是人生经营的主要方面,但在这方面,出类拔萃的秋瑾惨败了。“愁情怕诉,算日暮穷途,此身独苦。”这总是让后人如我之辈生出无限的遗憾。

逝者已矣,追思无尽。秋色在,剑影在,诗情在,红颜独不在。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