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1-19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童年的月亮

发布日期:2018-07-10  来源:

 
□ 姚国禄 

又是一轮明月高高挂在故乡的天空,又是一个快乐美好的夜晚。故乡的一地月光洒满我童年的天真。当故乡的月亮还在我梦中缥缈,当童年的记忆还在诗情画意般萦绕着我不泯的渴望,20世纪60年代,河南南部的月光,一夜之间照彻我明媚的生活,那是一个混沌初开的乡下少年梦寐神驰的天堂。

我的童年是在汝河岸边的一个小村落里度过的,当我开始牙牙学语的时候,奶奶反反复复地教我唱: “月姥姥,黄巴巴,爹织布,娘纺花,小毛头,要吃奶,挂到脖里玩去吧。”正是这朴素而又原始的乡间童谣,温暖着我童年的生活,使得我对故乡的月亮感到特别的亲切,以至于许多年以后我仍对故乡的月亮怀着一种特殊的情感,这近似于摇篮曲的乡居小唱,大概也是我熟悉的有关月亮的最早的童谣吧。

在我居住的那个总是盈满月光的小村落里,童年的生活就像一幅多彩的画卷,遥远而又扑朔迷离,月光下的故事漫无边际地延伸在我天真烂漫的童真里。那是一个宁静的乡村夜晚,月亮挂在树梢,一群贪玩的乡下孩子追着月亮不知疲倦地沿着小河奔跑,月光沉在融融的河底,深不可及。我们走,月亮也走,我们跑,月亮也跑,我们停,月亮也停,月亮总是在和我们赛跑,而我们天天做着相同的梦,希望有一天我们能跑过天上的月亮。童年的梦想是那样的天真,而跑过月亮的愿望我们永远也是无法实现的。

在我记忆的调色板上,20世纪60年代河南南部的乡下生活,单调而乏味。那时,乡下没有电视,没有广播,偶尔放映一两部革命色彩很浓的黑白抑或彩色故事片,我和大人们一样,在月光如水的夜晚,贪婪地凝视着银幕上的一个个精彩画面:剧情中的英雄个个浓眉似剑,英姿勃发,而敌人总是弱智得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坏蛋;地道战里的枪声,地雷战里的呐喊声,杨子荣打虎上山的英雄豪气,李玉和宁死不屈的铮铮铁骨,卖花姑娘的悲惨遭遇,萨拉热窝的激烈战斗,都使我刻骨铭心地感受到电影里的传奇故事是那样的真实可信,英雄的故事融进妩媚的月光里,月光温馨着我童年的梦境。

记得那是一个月光融融的仲夏之夜,村东头的小河里,一群赤身裸体的乡下汉子鸭子般地游渡在河中央,月光照着他们古铜色的脊背,在这清澈透明的小河里,裸体的汉子和月光融为一体,而我则静静地坐在小河边的柳树下,听大人们天南海北的神聊。一名叫阿泰的汉子,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乡村木匠,由于经常走南闯北,满脑子装满了稀奇古怪的神奇故事。他总是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十分夸张而又入木三分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凄美的传说。他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嫦娥的宫女,因为偷吃了太上老君的仙丹,后来得道成仙,飞进月宫。月宫里还有一位神仙,名字叫吴刚,由于月宫里廖无人烟,生活极其无聊,吴刚每天总是抡起大斧砍伐月宫里的那棵老桂树,天天在砍,桂树一直在长,千百年来,桂树一直没有被砍倒。月宫里的那个小白兔活蹦乱跳,好像在嘲笑吴刚的愚笨。嫦娥在月宫里跳起一个人的舞蹈,寂寞难耐。阿泰的故事总是那样扣人心弦,那时我听得懵懵懂懂的,看着天上的月亮,好像吴刚一直在扭动身驱,活龙活现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直到月上柳梢,人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洒满月光的小河。

那时候,乡下的月光真美,虽然那是一个贫穷的年代,但在我的童年里,从来没有因为家乡的贫穷而失去对月亮的向往。每到月亮浑圆的夜晚,我们这些乡下野孩子常常饿着肚子放弃一顿顿粗糙的晚餐,为的是不放过一个月圆之夜。这样的夜晚,我们可以在明媚的月光下尽情地玩耍,可以成群结队地聚集在深深浅浅的庄稼地里,穿过一片片鬼火灿烂的坟地。只要有月光,我们的生活就永远不会寂寞。有时我们也会悄悄地趴在田野里,希望抓到一只倒霉的野兔。秋野里蝈蝈和蟋蟀轻轻地吟唱着乡村小夜曲,我们充满童趣的乡村生活也镀上一层银辉,那是月光赐予我们童年的美好生活!

而今,我早已远离乡下,童年的月亮离我是那样的遥远,有时我也会静静地站在城市的高楼之上,遥望天空那一轮明月,可是怎么也找不到童年乡下月亮的那片清辉。流逝的岁月带走了我的童真,带走了我天真烂漫的童年生活,但我的心里有那一轮明月照耀,生命的长河里永远一片清纯。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