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1-13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随笔:那些纹身的人到底怎么想

发布日期:2018-07-06  来源:
那些纹身的人
四川白衣书生

    

    白衣书生

    那些纹身的人,是奇怪的人。

    我不知道他们都有一些怎样的奇迹与遭遇,以至在皮肤上去刺上一些花纹与图案,借以标志与铭记。然而那些肉痛吗?那还是他们的肉吗?这是怎样凌厉与锋利的交换,要去做那令人不忍的事呢?

    这样的人,或者是勇敢的,也或者是懦弱的。我不太清楚,他们试图用怎样的勇敢与懦弱,来证明一件什么事。只不过,他们的皮囊花了,被染了墨汁或颜料。他们把自己的皮肉作为画布,让别人作画,甚至都不知道那作画的是谁。

    兴许他们不需要知道那些,他们只需要知道,那与生俱来算不得平坦与好看的画布上,终于有了花纹,有了图案,兴许还有文字。兴许是曾经心爱的人的名字,兴许是自己喜欢的花草,兴许是为了恐吓路人而故意为之的恶作剧,也兴许是真的入了依附了什么黑社会的组织。丐帮、斧头帮、青龙帮……我实在不清楚。

    我其实并不喜欢看到别人的纹身,总觉得有些鬼魅之气,是另外一个世界里的人。我没有兴趣去探究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是怎样地让人狂热至眩晕。兴许那个世界一片清冷,一片静寂,是孤独者的乐园,每一个细胞都在想为所欲为。

    我不喜欢纹身的人,所以也不跟他们做朋友,即便他们曾经有过如何伟大的爱情,如何凄美,如何痛苦,如何悲痛欲绝。可是,我宁肯那些花都种在瓦盆里,那些图案都在绢帕上,那些字都刻在墙上。它们不应该烙在人的皮肉上,疑似古代罪犯与奴隶惯用的标记。

    兴许我已经衰落了,过时了,跟不上形势与潮流了,可是我依还是坚持自己,不去走近,也不去交往。我宁肯远远地观望,也不愿去走进他们,或者走近它们,更不去想他们抑或它们的故事与世界。

    那些纹身的人,从来对我视而不见。兴许他们是鄙视的,是不屑的,是高傲而脆弱的,或放荡不羁,或冷若冰霜,故作神秘。只一晃,他们就不见了,就消失到人流中去了,像瞬息的蒸发。

    可我不在乎,我还得赶我自己的路,想我自己的心事。我的心事里,从不曾出现过任何的纹身,与纹身的人。更不会有他们的故事,即便是遐想。或许唯有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春暖花开的季节,那些纹身的人才会孩子般地痛哭,就像好多好多年都不曾放放松松哭过的那种。

    我想象不出他们的哭声,是尖利还是毛糙,是动人还是撕裂。我压根儿就懒得去想,那些与我无关的人与事,即便他们有个怎样的不得了的世界。这可能得益于我的家族不纹身,并且视纹身为不洁。虽然从没有人煞有其事一本正经地讲过,但血脉里却都不纹身,有的只是幼时与老鼠搏斗留下的伤疤,或者在生活里被刀子切伤划破所留下的岁月的见证。

    我的家族从不去伤害自己的皮肉,他们都是怕死的人。他们害怕看见任何的利器,不在鞘中,不在架上,甚至摆错了位置。这是一种天生的秉性,天生的平和与善良,怕疼。

    我的家族充满了狭隘的人,传到我这一代我的身上尤烈。就像我的没有什么见识,也不会算账,更不会算计,就连人见人怕的凶狠都做不来,可见那是多么的没有出息啊!

    我决定做个凶狠的人,谁敢对我嚷嚷我就迅猛地捣掉他的门牙,我就像斗鸡一样脸红脖子粗,支起满身的毛发冲过去,张起所有的爪子扑过去,无论腾不腾空都没关系。我不在乎优雅,我只在乎够不够凶狠。

    凶狠的人似乎什么都不怕,就只怕比他更凶狠的人,笑里藏刀的人,口蜜腹剑的人,不讲规则不择手段的人。可见,凶狠的人只能算是武夫,匹夫之勇罢了。

    想到这里,我就想到放弃。做一个凶狠的人多没意思,多么缺少韧性与智慧。虽然我从没想明白要去怎样做,可我也一口气活得像个人样了不是。我忘了曾经遭受的那些磨难与挫折,我忘了曾经的梦想与希冀,我甚至忘了爱与思念的滋味。

    那些纹身的人,也是这样的吗?或者他们,只是奇怪的人。除此之外,并无故事,也不神秘。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