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1-13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一位19岁的留学生妹妹在多城打工记

发布日期:2018-06-21  来源:

我刚来到加拿大曾住在一个名叫REGINA的小镇。由于那里大多是洋人,我本以为英语进步会很快,但去年的十一月中旬却托过一次福而未过,使我心里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最后,我还是下定决心来多伦多,如我所愿,在这里经过两个月的培训后,终于把托福过了。同时,另一个决定也深入我心,就是在多伦多扎根。这里虽然难免落入中文环境而缺少英语口语训练,但毕竟此地是大城市,选择大学的机会也多。新的生活,新的目标,对于我来说,托福一过,就是申请大学。在等待大学OFFER这段期间,我当然不能闲着,何况我也不是能闲得住的人,所以很快就开始东奔西跑的找工作啦。

网上、报上、不断的查,不停的问,再心疼还是买了个手机,方便联系,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成了我拜托的对象:能帮上忙当然好,帮不上忙的也就当作是一条线,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机会啦。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明确的工作目标,因为身份问题,所以心想只要是有钱拿又对得起良心的,就去试一下,刚开始做了一段TELEMARKETING,然后又教了几个月老外中文,直到那两个老外都去了中国,再后来又在西人快餐店打工,日子过得也还挺充实,各方面的经验也增长了不少,朋友也多了起来。这当中,我最得的,是自己掌握了一手做快餐的本领。为此,细说一下在西人快餐店的事,因为是最近两个月发生的,所以感想也特别多。

这份工作是我在教中文的时候,认识了一个老外帮我介绍的。她人特别好,也许因为我们挺投缘再加上年龄上的差异,她对我就好像是对女儿一样,给别人介绍的时候,也说我是她的CHINESE BABY。我无意中对她提到了说我还想再找一份工作,当时也没期待什么,只是那么一说,然后她就说这她能帮我,那叫个速度,第二天一早就给了电话我,问我愿意不愿意工作在快餐店,做三明治。我当然求之不得,一下就答应了,然后她就说下午带我去见老板,顺便认路。不去不知道,那叫个远,我住在FINCH WEST,工作地点在ST ANDREW。从我家要先搭十几分钟的车到FINCH STATION 然后再坐地铁一路坐到最南边。

我的工作时间是早上七点到下午一点半,其中半个小时休息,所以每天六小时。因为工作时间比较早,家又住得远,这样每天早上五点我就要从床上爬起来。我就记得只有刚开始前三天,早起的时候比较顺利,我还会去洗个脸再化一个淡妆,心想着怎么也是个服务性行业,“面子”上的事也不能少。也就只是那三天,之后,洗脸都成了可有可无的,多数就是刷个牙,背着包就冲出去了。每天走在路上,我都对自己说,明天我不去了,死都不去了,可是第二天,又总会死鱼一般的从床上翻下来,白着一张脸,呆滞地坐上六点O五分的地铁,那神情从玻璃窗中映出来,自己都不想看,就怕遇到同学,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吸毒呢。每天回家的时候,我就觉得也就只有体力撑到家了,一到家又饿又累,我也是头一次听说在做饭的地儿没饭吃,我一大早起来,哪儿有闲功夫吃早餐呀,先天给人家做早餐时,自己肚子咕咕狂叫,真是心酸只有自个儿知道。终于下班到了家,在沙发上先躺个半小时,然后饿死鬼一般的猛吃一顿,再休息。问我,有没有那么累?我实话告诉你,我累翻了。说是去做三明治,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

用我的话就是杂工,什么都要做没得说。因为店在多伦多的商业区,又在地铁附近,顾客那叫个多呀,别的小店还有个早餐时段和午餐时段客流量低端期,但在我工作的这家店,根本没区别。老板又是把我们一个人当几个的用,事多人少, 那叫个累呀。一起负责DAILY的有三个人, 另外两个一个从菲律宾来,一个从西班牙来。那个菲律宾的老妈妈对我不错,但是她主要是在切东西,水果呀,菜呀,一般不帮什么忙。第一天,我的那个西班牙同事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那个西班牙的姐姐(刚开始以为她比我大不了多少,貌美如花,据我所知就有两位客人追她,还有玫瑰花袭击呢!实际也是三十来几的人了,一点都看不出来),据她所说,她干了快两年,从手法来讲,也真叫做娴熟。一上班,她就把所有的事情交待给了我,从如何准备早餐,午餐的材料,材料的位置,早餐和午餐的N种做法,如何做果汁还有各种各样的SHAKE,如何包装那些蛋糕,点心,如何切割肉和CHEESE,面包之类的,还有怎么样去清洁各式各样的机器等等。我一向就自信于我的记忆力,所以她说的那些也很容易记,但是手法技术方面嘛,我还是有待提高,做出来的第一个WRAP,我自己都不想看更别说吃啦。一天下来,脑子里好像放电影一样,反复不停的放映那些做法,要求,规矩之类的。一直到下班的时候,西班牙姐姐偷偷的问我,明天还会来吗?我一脸奇怪的看着她说当然了。然后她才接着说,因为很多人都只是做了一天就不做了,因为工作量太大,钱又给的不多,所以不是那么多人愿意干。这话说到我心眼里了,但谁叫本人缺钱呢,所以我很肯定的说,明天我还会来的,若是老板不炒我,我会一直做下去。西班牙姐姐当时的表情就只能用感动来说了,好像终于有那么个人愿意来帮她啦。我临走出大门那一刻,她又叫了我一声,再次向我确定是否会在明天见到我,我也很认真的向她肯定了答案。回家的路上和那位菲律宾的老妈妈一路,她说其实今天的TRAINING应该分成三天完成的,也没想到我会上手的那么快,看不出我是生手,然后提醒我了一些具体的事,老妈妈说那个西班牙的姐姐会推卸工作。我很是感激。

果不其然,后来的提醒变成了事实,但我也无力反抗。真的从第二天开始,那些搬冰,倒垃圾,跑腿,所有我们前面服务区的清洁就成了我的啦(后面服务是指厨房)。我刚开始,我也认了,但每次早餐结束开始洗那个铁板的时候,我就愤愤不平的,心想,凭什么大家拿一样的工资,我也一分钟没有停过,工作却比她们重那么多,明明几台仪器要洗,为什么不分工,我恨。但又张不开那个口,终于,因为被老板骂了一顿后因祸得福。老板说我洗得那个铁板里面都进水了,因为西班牙姐姐没告诉我那一项,我也不清楚,然后,死命的挨完骂,我可怜兮兮的对那姐姐说,我能不能不洗这个呀,我一是洗不干净,(我不够力)二是,洗得比她慢。没想到,上诉成功。真是美了半个月,后来,因为店里收银员突然辞职,这项艰巨的任务又成了我的:可怜。服务性的行业总是会和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打交道。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个刁蛮的女客人。那天,她来的时候正好是早餐快要结束的时候,她问我有没有面包,我说新鲜的卖完了,有BAGEL,但若是你真的想要,冰库里有。说完最后一句,我就想把自己的舌头割掉,真是自个儿给自己找麻烦。人家也老是不客气的说,那我等你去拿。我就屁颠颠的又跑到厨房后的冰库里拿。

回来后,问她想怎么样吃,她说她想要果酱和花生酱。我还想着,我也喜欢这样吃。然后我就把面包切了两片烤一下,烤出来后,她就开始没事找事了,说面包烤焦了。我一看,哪里有焦呀,不过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然后再切了两片烤,烤完后问她觉得怎么样,她说没问题,事实上,烤箱有固定的数字对于烤面包或是BAGEL,我不能随意调的,所以,和上次的两片是一样。然后,我就开始给她涂上花生酱,再我准备涂果酱的时候,她叫我停,说,她要的是黄油和果酱,不是花生酱。我就笑着问她说您当时不是说花生酱的吗?她就给我来个死不承认。我当时心想,托福我考的最好的一项就是听力啦,若是连butter和peanut butter都听不清,我还搞屁呀,再说,差一个单词呢。但,心理抗议无效,就只能再帮她做一份,我就再切了一片,准备烤,但人家又说,如果烤就是烤两片,否则其中一片会变硬。我当时就有点受不了啦,不过还是多切一片给她,但心里真是心疼那些面包,浪费呀。烤出来后,我又向她确认了一次是,特别强调,说“这次”她要的才是黄油和果酱。她理都不理我,从鼻子里哼了那么一声,又白了我一眼。随你便。我就开始给他涂黄油和果酱,我先涂了黄油,再涂了果酱,又是再我涂完了一片的时候,她叫我停,问我,为什么不先涂果酱再涂黄油。我就反问她,有区别的吗?她就给我了一个死要命的答案。

因为她喜欢。我就继续问,那你想怎么样呢?她说,你再给我做一份。我当时就气炸了。但又没办法,又切了两片给她。然后又好态度的征求了她的意见才开始帮她做。终于这一次,她没再挑剔面包什么的。我递给她包好的面包时,都有冲动直接扔到她脸上,但最终还是对她说“ENJOY IT”,人家掂着就走了。被她这么一折腾,我又笑起来了,心想,这人一定被别人折腾多了,才会想着来折腾我。但我又能怎么着呢!幸亏那天老板不在,否则那么多浪费的面包,我一定会被炒的。不过,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在这一带,多数还是白领人士居多,冷淡一点,但是也比较好说话。最初的时候,我做的WRAP真是有点惨目人睹,我都不好意思给客人,说,不如再做一个给您吧,但人家却说,没事,你用纸好好卷一下就OK啦,反正吃的时候,也会成这样的。当时,我那个感动呀,就差没哭给他看啦,顿时,也觉得眼前的这位客人无比地帅,简直就是贝克汉姆他兄弟。打工起来日子觉得过得很快,男朋友天天依然恶心我,说我工作累得像只狗。我承认确实有点像。但我学东西还算比较快,在越来越熟练的情况下,那股成就感也是无法形容的。有天,我特别开心,我ROOMMATE就问我怎么了,我告诉她,因为今天,西班牙姐姐请假,我本以为我会死在那儿呢,但没想到,在如此人多的情况下,我竟可以独挡一面了,想到当时我面前有两个课桌面大的铁板上,有五个鸡蛋,4对火腿,2份土豆,一些BACON,还有一个蛋饼,并且,我还能准确的拿给客人,很是得意。真的学到了许多东西,特别是这套本领还是从欺负我的西班牙姐姐身上学到的,还挺感激她,所以后来我们配合的就特别好。然而,就在我觉得我每天都在进步的时候,老板一次次的找碴就变的明显起来,终于有一天,他说我盛给客人的汤太满了,他在帮客人装进袋子里的时候总会被烫到。我想,那是有可能的,但是当天我太忙了,根本没卖过汤,一直在洗果汁机,正巧,老板过来的时候,我才在外面帮忙,也刚好被他给训了一顿,还当着客人的面。这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他有说过我给客人的份量太大,我就对他说,你不要当着客人的面说这话,对你没好处,但这次他很大声和当着客人的面训斥我,我也不知道怎么着了,一下子就忍不住,大声的反驳回去。

结果可想无知:我被炒了,在六月的最后一天,光荣下岗。走的时候,我在地铁站外刻意逗留了一回,看着那些高楼大厦,心想,也就是现在,我在你们楼下工作,会有一天,我会在这些楼上工作的。然后还安抚自己,不管怎么样,这次不是我的错,我不后悔,不能被冤枉还不出声,打工都打得没尊严了。但一回到家里,看到床上那张大学通知单,那上面可怕的价格刺眼的要命,我就又后悔的不得了,开始埋怨起自己了: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被骂几句还能少块肉不成。晚上,在那里做收银的中国阿姨打电话问我还想不想回去干,她可以帮我说说情,反正老板也不是那么快就能找到人,而且我和那个西班牙姐姐配合的又那么好。当时我就泪流满面,感动的一塌糊涂,还是中国人帮中国人,说那就麻烦您了,谢谢。中国阿姨真有帮我去说情,西班牙姐姐也有,但是,没戏。事实上,老板在和中国阿姨单独说的时候,说我没有PAPER(指的是工作签证)。真相大白,对于这个原因,我无言。七月的开始,又是新开始,我搬了家。这次搬家,我丢了许多垃圾,也丢了这份工作。我又要开始忙学生签证的事情了。空暇中又开始翻报纸,找工作。这又是一个新的轮回。十九岁的我,年轻、不怕从头开始,至少我相信,经历的越多,对于再一次的从头开始,从某种程度来讲,就不会真的总是“从头”开始。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