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07-19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辛酸泪:我在加拿大打黑工的经历

发布日期:2018-06-21  来源:

不知道多少个留学生像我一样,是花父母的血汗钱来加拿大读书的。心理上实在想少花父母一点钱,于是我毅然决然地开始找工打。加拿大留学生又不能校外打工(现在貌似可以了,但我那个时候不成),于是我便成了一个法律意义上的“黑工”。

朋友的朋友开了杂货店,于是我经人介绍,成了杂货店的收银员。没搞清楚状况就贸然开始打工了,后来才弄明白此工作的宗旨:一周两天,每天下午3点到晚上10点半,一小时4块钱,多做两周后才发前两周的钱——也就是说,如果两周内我找到别的工作走了,这两周就算白干——好嘛,卖给这个杂货店了。

我开始工作。工作量之大是4块钱所始料未及的:连续站7个钟头,没有连续两分钟可以闲着,有时我屁股刚沾到凳子,便有加拿大大叔大婶拎着大包小包过来交钱,于是只能无奈得站起来笑脸相迎。5个钟头之后,脚已经很痛了,非常想脱了鞋袜把脚放在冷水里浸一下,但是不行,刚想走去卫生间,这边又叫人了。女老板说了,忙的时候吃饭是没时间的,所以你最好在家吃好了再来。我心里想,7个半小时,我即使在家吃到胃痉挛也撑不住这么久啊。于是当她放屁。但吃饭的确是5分钟内解决问题的,往往噎得我直喝凉水。

我一辈子没这么恨过钱和烟。钱是要一张一张经手点清的,一分一毫差不得。我这种自己出去买东西都抓一把在手里让售货员自己捡的人,现在竟要把5分10分25分一颗一颗算清楚,经常很抓狂。到下班时候更是提心吊胆的一分一分数好,生怕少了钱扣我4块一小时的工资。天知道,大叔们买四瓶大啤酒就是我一天的工钱!到关店出门的时候,摸了一天钱的手已经怎么洗都洗不干净了。烟是另一样让人心里烦的东西,多种牌子的不说,medium, king size, regular, light, extra light,每一种都要记清楚。到下班时候,还要一盒一盒数清楚,算今天卖掉多少。你小时候学数数数到过900多吗,知道一盒一盒数烟数到900多是个什么心情吗?一边女老板还催:你怎么没数柜子里的cartons?!我忍不住提高音量:你什么时候让我数柜子里的了——吓自己一跳——我这种出了名好脾气能忍耐的人,竟然也会提高音量说话。

听女老板说教——女老板一般都爱说教——迎接客人要什么什么样的笑脸,说话音量要多大多大,什么货品不用大塑胶袋装要用小塑胶袋装……当说到,不要把杂货店当成纯杂货店,从这里能看到加拿大普通百姓的生活,这是一种文化,然后我心里就笑开了——我往往在心里笑,也只能在心里笑。

终于下班了,坐上地铁已经夜里11点多了。脚已经痛得不想着地了,想着下了地铁如果有个残疾人的轮椅车坐回家多好。昏昏欲睡又不敢睡,怕坐过站。到家后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不想起来。接电话时候也是跪着,一秒钟都不想再站着了。和朋友在网上聊几句,问为什么不给爱情一个机会;于是我使劲仰头望着天花板,这样即使有眼泪也会倒流进肚子里。我这个样子,爱情是奢侈品啊。

个把月过后,由于收银的工作实在太痛苦无聊,于是我找了第二份黑工,简单的说就是卖三文治的。工作本身没什么可说的,琐碎无比,无数杯子碟子吃的用的留的扔的要擦的要洗的,都需要记在脑子里。我实数细心之人,也时常不是忘了这个、便是漏了那个。我是着实有一些阿Q精神的,穿上小围裙、带个小红帽的时候,便想到千与千寻;或者韩剧里的千与千寻式的女主角——事实其实远没有那么浪漫。此类工作,如果不给自己一点想象的空间,是根本无法坚持做下去的。

老板是一对夫妻,男的我们暂且忽略不计,单说一下女的吧。本人自出道以来,一共碰到过五个女老板,大致可以分为两种:动手不动嘴的、动嘴不动手的。前者一般和下面的人“同甘共苦”、一起干活,一般都不讨厌;后者多属有“训话癖”的,也分会训的和不会训的,不会训的那种简直就笨到南极去了,但无论精的还是笨的,这类女老板都会让下属想从心灵深处伸出一根针,在想象的空间里把她们的嘴巴缝起来,顺便再扎几针。等我以后当了女老板,一定引以为戒。上一页 [1][2]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