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09-19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我在法国给男孩做保姆(上)

发布日期:2018-06-21  来源:
我2001年开始办法国留学。当时,自己刚高中毕业,想到国外随便混个文凭,将来回国就又饭吃。我选择了一所巴黎私立学校,攻读BBA(工商管理学士)文凭,因为该学校英文授课。签证很顺利,当年10月,我就到法国。
一到法国,我很快发现,由于班级里多是法国学生,他们的英文水平根本不适应英文授课进度,老师就把本来用英文教的课都改成英法双语授课了,有些甚至是纯法文授课。这下可糟了,对于我这个一点法语都没学过的人来说,上课就是听天书。我找到了校长,他很客气:“我们是想让每个学生都能学到知识,拿到文凭,所以要照顾每个人。对法国学生,我们有免费的英文课,让他们尽快适应;为照顾中国学生,也开设了免费法语课,每周两次,你也可以去学。”不得已,我调整了课程安排,第一年下来,只修了两门专业课,其余时间都用在学法语上。第二个学年开始,我提出休学保留学籍要求,决定去专业语言培训中心学法语了。
这一年可真是困惑的一年。我开始羡慕那些在国内已经有法语基础后才出来的人,他们中有些人在法国经过一年的法语强化,已进入专业阶段了,而我却从专业生变回了语言生。我先后在三个语言中心学过法语,在这个过程中接触了很多从国内来的留学生,很多人是奔着法国公立大学来的,因为进入专业之后,学费很低。但是,要进入公立大学就要通过DELF或DALF的考试,否则法国学校根本不考虑你的申请。我曾经犹豫,是否自己也应该加入这个行列,考DELF,还是回原校继续我的BBA学业。由于第一年我的专业课学分很少,就算回原校可能还要再读3年才能完成学业。我真的不知进退了。这时,父母帮我在国内找到一所函授学院,虽然学校等级不高,但读完后可以拿到一个相当于大专的学历,能代替我在法国的一些专业学分。这样,我开始一边学法语,一边学习国内的函授课程。
一年多后,我拿到了国内的大专文凭,回到原来就读BBA课程的那所学校办理了部分课程免修、补修和论文答辩,终于在我来法国后的第四个年头,2005年2月,拿到了BBA文凭。我的留学生涯就此结束吗?经过这些年的弯路,我下决心一定要再读一个有用的文凭才行。我希望到昂热大学学习旅游酒店管理,因为昂热大学的旅游酒店管理专业在法国是最好的。想进这个专业,除了要通过DALF考试,还要跟上千个法国学生竞争。
在留学中介的帮助下,现在我顺利地拿到了昂热大学旅游酒店管理专业第三年的通知书,今年10月份,我就要到昂热大学著名的ESTHUA学院学习了。
留学经验:我用自己的经历提醒那些想到法国留学的人,一定先要找准方向再来,否则很可能像我一样走弯路哦。法国是个“假日国”
作者简介:晓菲,现在就读于法国亚眠大学。
由于留学法国费用相对其他国家较低,又可多学一种外语,在取得了父母的支持后,经过半年包括语言等各方面的准备,我如愿以偿地踏上了法兰西的土地。
到法国的第一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就是学习语言。为期一年的语言强化培训在亚眠大学开始了。到了亚眠,发现当初留学顾问描述的有关法国的情形和实际情况出奇的一致。这里有一种小店,能买到日常所需的最便宜的东西,这种超市叫ed超市。另外,这里学生公寓的卫生间和厨房是公用的。我们学校的语言教师非常友好,你恐怕无法想象,我们的老师常常在上课前,给我们这些外国学生发一些法国特有的小点心。人情味很浓吧?
法国是一个有名的“假日国”,一年中节假日名目繁多。因为老是有假日,老师怕我们寂寞,就常常邀请我们到家中做客,或组织我们去郊游。这期间,我们通过聊天、讨论话题等形式,在娱乐与生活中,学习法语。这一年寓教于乐的语言学习让大家受益颇多,我们也不禁爱上了这种美丽的语言和这种特有的授课方式。因为假期多,课程自然就被耽误了,通常一收假,语言教师就着急给我们补课。
因为自己选择的是直通车项目,所以语言一读完,通过考试,我们大家都顺利地进入了专业学习阶段。专业学习这一年,我们过得可不轻松,法国大学专业课程的学习安排得非常紧密,上午理论课,下午小组讨论课。每一个大班分为若干小组,各小组的下午课时间是不一样的。我们班共有三个中国同学,一个同学被安排到中午的小组,我则被安排在晚上这一组,每天下课回家时,月亮都已经挂在天空。
尽管学习紧张,学年中穿插的许多假期,让我们可以有张有弛,这可能是法国留学的一大特色。另外,因中国学生同样享受优惠的医疗保险,加之又有住房补助,大家的生活都不算窘迫。
留学经验:有假期自然要好好利用了,在假期里,我游览了许多法国著名的城市?穴哈哈,在法国,25岁以下青年,交通和旅馆费均有很大程度的优惠?雪:在波尔多,面对波澜壮阔的大西洋;在戛纳,漫步在细软的沙滩;到里昂,感受法国的现代化都市……论文答辩完后,持法国学生居留证去欧洲其他协议国家不需再申请签证,我又去了西班牙、意大利、德国、瑞士。我的留学生活因此有了更大的附加值。我给法国男孩做“保姆”
作者简介:李媛,曾留学法国,目前已经回国工作。
我2001年赴法留学,一年后,过了语言关,准备找份工作,补充生活费。一个波兰朋友介绍我做家庭小时工,工作很简单,每天下午4点半到7点半照顾一个7岁的法国小男孩。那时我每天重复的工作是:把他从学校接回家,准备好点心让他吃完后,再辅导他做作业,做完作业安排他洗澡,再陪他玩一会儿,直到他母亲回家。
我服务的那个小男孩叫Olivier,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他家的情形。我当时忐忑不安,一是怕雇主不满我的法语水平,二是怕要服务的小男孩太淘气,难照顾。因为听说法国的小孩从小很独立,很顽皮,喜欢跟人辩论,非要把你说得哑口无言,他们才会罢休。但是,我的顾虑好像有些多余,到了他家,简单的闲聊后,他的母亲决定让我第二天就上班。而当我第一眼看见Olivier时,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小男孩。Olivier长得颇为秀气,见到我时很害羞,少话,一副很乖的样子,有点像小女孩。我觉得他应该不是个顽劣的小家伙,就放心多了。
而后来的经历证明了我的推断有问题。他的顽皮,上班第一天我就领教了一些。接他回家的路上,我一直琢磨着要跟他说什么,以熟悉熟悉。突然,我想到他当天还需上柔道课,我问他柔道课是不是7点结束,他抬起头说:“不,是6点半。”“6点半?”他点点头。我觉得有些奇怪,记得他妈妈说好象是7点呀!难道是我错了?还是……他在骗我?我没说话,低头看着他,我发现他的眼睛东瞟西瞟不敢正眼看我,我断定他在耍“顽皮”。我不动声色,领他回到家,吃了点心,就带他去上柔道课了。到了后,我问他的柔道老师到底几点下课,老师说7点整下。这时我再看Olivier,这个小家伙知道谎言被揭穿了,顽皮地冲我咧嘴一笑,然后快速地跑进了教室。
就这样我开始了自己在法国的打工、学习生活,那时我甚至觉得,每天下课后能跟Olivier一起玩是一天中最开心的事。而且,跟Olivier的相处,培养了我的爱心和耐心,这对我今后从事工作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把Olivier照顾得很好,他的父母很感激我,尤其是他的母亲,经常跟我聊天,并鼓励我努力学习。当我遇到一些生活上的问题时,也是很热情地帮助我。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