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09-21
网站首页 >> 异国游记 >> 正文

我是耶鲁的调酒师

发布日期:2018-05-18  来源:

大四那年,我看到校报上登广告招学生调酒师,任务是暑假时在耶鲁为老校友回校聚会调酒。我那时刚满21岁,年龄倒是够了,但掏45块钱培训费有点心疼。不过,我一向对酒很好奇,就算通不过考试上不了岗,体验一下调酒是怎么回事,也算是耶鲁生涯的另类收获了。


拜美国机会众多之赐,从十二三岁起我就打各种各样的工。在耶鲁求学4年,干过的挣钱活更是五花八门:当秘书,在一个基金会教孩子们英语,给耶鲁的学弟辅导德语,在图书馆给书上架,为耶鲁儿童中心的社会研究项目搞问卷调查,给教授当研究助理,在耶鲁校办报纸校对“捉虫”……职责各异,工资级别也相差悬殊。像校对员这个活,每小时只有6美元,刚过联邦规定的最低起薪;而调查员、研究助理这类工作呢,一小时则拿到至少12美元。但我更看重的指标,是这活有没有意思———在图书馆上架这份活就无聊得让我发疯,干活时每5分钟就悄悄看一看钟,渴望着下班,干不到两个月就“引退”。


要论我在耶鲁最喜欢干的活,还得数当调酒师———报酬最优厚,而且最有趣,不但可以把赤橙黄绿、酸甜苦辣的酒啊水啊倒来倒去,像做化学实验一样,变成像“鸡尾”般琳琅满目的液体艺术品,更可以与众多平时无缘认识的人打交道。


大学里举办活动是常事,某院某系给教授开个庆祝酒会啦,校长宴请知名校友啦,这些场合只要供应酒,就必须有持有“执照”的调酒师在场———这好像还是州里的法规。耶鲁调酒师的需求量可不小,尤其是到了重大节日,调酒师简直分身乏术。暑假时耶鲁各届校友回母校聚会,酒吧全天得开着,调酒师要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为了确保这一重要职位人手不至于短缺,校园里每个月都开设调酒培训班,不断在学生中培养“第三梯队”。觊觎这项肥缺的学生还真不少,不过,调酒师的执照不是什么人想拿就能拿的,首先必须满21岁,不然连喝酒的权利都没有,更别提调酒了。此外,必须先交45块钱上为期10个小时的培训班,结业时得通过严格的笔试和操作考核,才能领证上岗。


大四那年,我看到校报上登广告招学生调酒师,任务是暑假时在耶鲁为老校友回校聚会调酒。我刚刚满21岁,年龄资格算是够了,但掏45块钱有点心疼。不过,我一向对酒很好奇,就算通不过考试上不了岗,体验一下调酒是怎么回事,掌握一点关于酒的常识,也算是耶鲁生涯的另类收获了。


我们这期学员共有10人,4女6男,大多是大四学生。电视电影中的调酒老师都是干练精神的小伙子,可我们这个班的老师却是很胖的黑人女孩露丝,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出头,但据她自己介绍,他已经在耶鲁餐厅服务中心工作了5年,是资深雇员了。


第一堂课,露丝向我们介绍了食品行业工作的卫生常识和基本规矩,上岗前先洗手,不能随便离岗之类。露丝强调,如果我们该干活的那天感冒了,一定得请假。露丝说:“‘带病工作’到那时可不是什么美德!你会把你的病菌传染给几十甚至几百人。”着装也有要求,一定是白衬衫,黑裤子,衬衫塞到裤子里,领子系上黑领结;女生可以穿黑裙子,但一定要长过膝盖,还要穿黑色长筒袜,鞋也得是黑色的,不能露脚趾。第二节课才跟酒打交道。得背熟各种各样淡酒烈酒、苏打饮料的名称,背熟在柜台上的排放顺序,这就够我们忙活了。酒吧里密密麻麻林立的酒瓶都是有一定顺序的,一个熟练的调酒师,应该想都不想就能唰地拿出他需要的酒瓶,就像一个熟练的打字员,不看键盘就能击中他想要的字母。


最后我们才学各种调酒的配方。在耶鲁调酒,不需要背太多配方,只用把最常被点到的十几种鸡尾酒背熟就行,像“马提尼”、“曼哈顿”、“血玛丽”等等,操作都很容易,一般都是冰块加酒,再加配料和装饰品就可以了。难的是要记清哪种酒装什么杯子,先倒什么后倒什么,加多少冰、多少苏打水……


另外,我们还学了好几种不带酒精、可以给孩子们喝的饮料,像“秀兰邓波儿”,是樱桃汁加雪碧,再加几颗樱桃装饰。兑好后,比重稍大一点的樱桃汁沉在杯底,上面是透明的雪碧,红红白白,十分抢眼。


露丝还告诉我们各种“怎么办”:碰上已喝醉的顾客还来要酒怎么办?———尽量引开他们对酒的注意力,避免让他们继续喝更多的含酒精饮料,比如彬彬有礼地问:“我建议您喝一杯可乐加冰,怎么样?”但如果他们坚持要酒,就要“不争论”,别让他们情绪激化,客人是上帝,他们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不过,在“上帝”离开吧台之后,马上与在场的警卫联系,请他们严密关注这位“上帝”。


上完课就该考试了,笔试内容包括各种卫生和安全方面的规定以及各种关于酒的知识;操作考核,老师随便点出10种鸡尾酒,要符合礼仪规定和工作规程地熟练调出来。考试前的晚上我如临大敌,和朋友约好在图书馆见面,扎扎实实地复习了一晚上,把公共餐厅厨房的地图、上课记录下来的安全注意事项、各种法国、意大利、德国和美国酒的名称、各种鸡尾酒的配方等等背了个烂熟。我跟朋友开玩笑说,我们对这次调酒的考试,可能比对耶鲁任何一门专业课都要认真!


考题发下来,居然连常用酒的牌子、哪类工作人员在厨房哪一角落工作的细节都考!现场调鸡尾酒时,我出了两个小错,一次把马提尼的配料拿错了,另一次忘了加装饰品。不过,几天之后露丝给我发来电子邮件,我和朋友都通过了!


现在,我是耶鲁的调酒师。


原载:《青年参考》 作者:高歌(作者高歌,11岁随父母从北京到美国,毕业于耶鲁大学。在海外和中国大陆出版有《美国顶尖大学》、《东边日出西边雨——美国读书纪实》等著作。)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