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07-21
网站首页 >> 生活采风 >> 正文

琴台客聚:「床」 之辨

发布日期:2018-05-03  来源:

 ■喜咬文嚼字的必讀書。作者提供

黃仲鳴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這是李白的《靜夜思》。千百年來,小小學童,每多能誦。記得小學初讀此詩,曾口多多問老師:「睡在床上,怎能『舉頭』、『低頭』呢?」老師一愕,隨道:「有床就要睡的嗎?你這細路,真閉塞!」

 老師雖然沒有詳細解釋,但「表面理由」成立。所以一直將李白之「床」作「睡床」解。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大陸學者爭相「翻案」,將「床」解作「窗v、「井欄」。看了那些文章,我也湊趣寫了篇〈床前明月光〉(收拙著《另類辭典》,香港:次文化堂,一九九五),認為釋「窗v,不可;而指王曉祥的「井欄」,可接受,所據是《淮南王篇》:「後園鑿井銀作床,金瓶素綆汲寒漿」。這一解釋,便將「舉頭」、「低頭」的顧慮一掃而走了。試看:詩人於後園井欄之旁,踏茞M輝,懷鄉思遠,舉頭低頭,愁而詠歎,是何等淒情!

 自此將「床」作「井欄」。今夜漫翻書齋各書,翻出沈盧旭的《修辭學散論》(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二○○五年一月),內中有一篇〈床之辨〉,立將我吸引。

 沈盧旭認為,詩人「舉頭」、「低頭」與否,與「床」無關。最關鍵的是「睡床」,躺在床上確實難「舉」難「低」,但這並非意味荂u詩人此時此刻一定睡在床上」。這一說法,登時使我憶起小學國文老師之言。沈盧旭解釋:「詩講究凝煉,一般無需有情節過程或動作的連貫性,許多內容作必要的省略,在時空上作跳躍處理。」他舉杜甫的「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為例,指「門」如何「泊船」?這當中便省略了「前面的大江中」這累贅修辭。由此而推論,李白並沒有睡在床上,而是在屋內站荂A也可以在竣W坐荂A甚至走出屋外,那「舉」、「低」之態,便可以成立了。而「床前」,只是月光所照的位置而已。

 沈盧旭的分析,確有理由。但李白之「床」,是否即「睡床」,看來非回到歷史現場,或李白再生,否則其謎難破。

 因為,三種解釋都有其理。

 回頭一說沈盧旭的《修辭學散論》,確值得一看。書名寫明是『散』,正是一篇篇的散稿組合而成。除了〈床之辨〉外,多篇亦甚可觀,如「假冒偽劣」一詞,很多人便說不通,既是「假冒」,當然是「偽」,何須重複?沈盧旭說,這是修辭學上的『羨餘成分』(redundancy; redundance; redundant),正如「凱旋歸來」的「歸」,與「旋」的意思重複,但四音節琅琅上口,章節協和勻稱;更起強化另一個語素作用。所以「假冒偽劣」、「凱旋歸來」,甚至「懸殊很大」等詞沒有甚麼不妥。而「假冒」往往可能不「劣」,加上「偽劣」,可起「點睛」之妙。

 自小就好咬文嚼字,也好邏輯推理;「舉頭」、「低頭」之問老師,已見好思好辨了。沈盧旭確是我「同志」。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