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09-21
网站首页 >> 生活采风 >> 正文

琴台客聚:偷書賊

发布日期:2018-05-03  来源:

 ■這並非講情色的書,而是寫關於書的故事。圖片由作者提供

黃仲鳴

 打從小學開始,就愛書成癡,常常往書店、舊書坊逛,所有的零用錢,全耗在買書、買書,每每捱飢抵餓。

 一九七零年代初,與數友在灣仔開一舊書店,由於本錢短少,入書困難,於是各自將藏書奉獻出來充數。每賣出一本屬於自己的,便心痛一次。後來拆夥,極窮困,於是又將所藏一本一本送進一位藏書家的書庫裡。那種日子,真是痛不堪言。

 於今,慶幸可獨擁書城,但每憶起以往販書歲月,每憶起所賣出、於今已不可尋的書,猶覺惋惜,懊悔不已。

 記得有一次,淘得一部紀念夏濟安的文集《永久的懷念》,有友苦苦相求轉讓,我怎也不肯;他便改口借閱。見其一臉癡迷,不忍再拒,聲言一周後定要歸還,此公忙不迭應承。誰知其後幾經追討,他只是一味推搪,最後索性抵賴。一書既失,朋友之情也失了。

 有一友亦是愛書之人,一見心愛的書,眼便發光。於是無所不用其極,出到偷竊這招。這種行徑,吾等本不知,只聽其誇耀,又淘得某書某籍,令我們羡慕到死。直到一日,忽睹報上有法庭新聞一樁,警方拘獲一偷書賊,被判監緩刑,並在他的家中搜出逾百本贓物。愛書而成賊,他一點都不覺羞愧,並云自己所做者,乃「雅事」也,若云是賊,那便是「雅賊」。

 近閱深圳胡洪俠的《書情書色》(北京:中華書局,二零零九年九月),內中所記,盡是愛書人的軼事,短短一則,趣味盎然,對吾等書癡來說,實是一好書。書中記有一偷書大盜,吾友和他一比,小巫見大巫矣。

 該賊為美國人,名斯蒂芬.布魯伯格,每年從其家族基金獲得七萬二千美元的固定收入,衣食無憂,毋須工作,但愛書成癖。二十年來,四處活動,自己駕車或乘飛機去各地圖書館偷書,喜歡撬窗而入,關於玻璃窗的構造、產地、特點及安裝等知識極為豐富,遠勝專家。被拘獲時,偷書共二萬三千六百冊,聯邦調查局需動用長達一點一七公里的書架陳列贓物。

 回頭說說我那位偷書朋友,其後他自誇竊技,雖沒有布魯伯格撬窗而入,但手法亦屬一絕。當年九龍有一圖書館,藏有不少舊籍,但保安設施鬆懈,窗戶每開,他就一本一本由窗中丟下,而地面則是花園草地,鮮有人發覺;他入黑之時,施施然撿拾而去。

 窗門緊閉的圖書館,夏天時便穿深色寬闊夏威夷,冬天時穿大衣,將書插在褲頭而出,其人瘦削,一次可偷兩本書。當年書籍還沒電子條碼,每每得手。失手那次,是在一家書店,剛將書插進褲頭,黃雀在後,就遭店員擒獲。

 《書情書色》載,對於借書不還者和偷書賊,西班牙有一修士便力加詛咒:

 「書啊,你變成他手上的一條蛇吧,咬他,叫他癱瘓,讓他的家業敗落,讓他病苦到死,讓書蠹噬齧他的肚腸,……直到最後一項懲罰——被地獄之火永遠焚燒。」

 這種詛咒,或嫌毒辣,對這類書癡,我每每原諒之,或者,自己也是個書癡吧。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