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2-13
网站首页 >> 美国文化 >> 正文

美国枪枝政策背后的神学政治

发布日期:2018-03-06  来源:

    「拥枪不仅是为了自保,更是与民主价值环环相扣的天赋人权!目的是为了防止政府坐大!」拥枪者说道。 在美国枪枝泛滥议题再次登上热门议程的此时,保守派与自由派各执一词,并且大致沿着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阵线将美利坚撕裂成两个半球。 常有人以为利益的冲突才是根本的问题,但美国枪枝议题对立的核心,其实是双方背后深层的神学观。

    宪法第二修正案的人权观

    美国以基督教立国。 「到底如何管制枪支?谁可以拥有枪支?」当拥枪、限枪,成为大众再次关切与省思的社会议题时,基督徒的看法显得格外重要。 人们渴望知道,自己是站在「上帝」的那一边。

    数据显示,美国人私人拥有的枪枝合计约3亿把,几乎人手一把,比例高居全球之冠。 45%-50%的美国家庭里头有藏枪,其中又有大约三分之一是可以随身携带的手枪。

    保障美国人民合法拥有枪枝的,是宪法第二修正案。 也因此,限枪运动长期以来只能绕开「禁枪」二字,而只能往持枪者身份调查和枪枝来源控管的方向努力。

    然而这项1791年设立的「天赋人权」法,如今其合理性和适切性亦必须受到神学性的检视。

    美国历史学家温希普(Michael Winship)在《神圣共和主义》(Godly Republicanism)一书中便认为,包含宪法第二修正案在内的美国共和民主精神,必须追溯到十六世纪新英格兰殖民区清教徒在历史处境下的神学观。

    由于宗教改革之际的清教徒,见识到罗马天主教和英国圣公会在政教合一体制下的种种弊端,包括政府压迫人民以及教会在智性上奴化信众,感受到上帝要他们建立一个保障「个人的理性和敬虔信仰」的自由国度。

    政府不得垄断杀伤性武器

    基于「人有堕落罪性」以及「权力不受约束则会腐化」等神学观念,十七世纪的清教徒致力在麻州、纽哈芬、普利茅斯等殖民区,按照圣经原则建立一种共和制度,让公权力能受到人民制衡和监督。

    因此一方面他们追随1684年光荣革命后英国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 1689)的精神,赋予人民持有枪械的基本权利,意在使人民保有随时能以武力推翻鸭霸政权的可能性,不让政府因「垄断」杀伤性武器而渐趋极权和不受控制。

    支持者引用旧约圣经〈撒母耳记上〉指出,公元前11世纪,原为神权统治的以色列人要求转换到王权制度时,上帝便以透过先知撒母耳警告以色列人「中央集权制」对个人及家庭自由可能造成的各种戕害。 同时,对君权的羡慕与崇拜是不敬虔的表现。

    因此,他们在公民投票权也严格把关。 最初在新英格兰,唯有具备基督教会籍、拥有美好道德生活的成年白人男性可以拥有投票权。

    这种保守的福音派共和党信仰,延伸出一种右翼的政治观:相信小政府资本主义(minarchism)、自由市场经济、个人自由、无上人权等。 此一共识也形成后来1791年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和其他美国宪法条文的基础。

    拥枪者自卫比例低

    然而时移事易,从前的人可能很难想像,以当今国防的导弹、坦克、航母、化武等新科技,人民想用手枪、来福枪抵抗,是多么不切实际! 反而真正能在美国境内制造国安问题的人,靠的并不是枪! 若美国政府真有意让人民拥有限缩政府的武力筹码,反应当开放人民购买炸药、坦克、成立民兵组织。 换句话说,古早的清教徒共和精神,如今恐早已流于象征形式。

    如今,美国每年枪枝行凶案的比率是其他经济发达国家的20倍,若单看孩童遭受枪击的死亡案例,与同样的国家对照下是25倍。 统计更显示,在美国每年数万起的枪击案件中,55%的比例是自残、40%是枪击他人,而拥枪者宣称的主要合法用途「自卫」只占5%。

    不少研究报告甚至指出,不藏枪的家庭枪枝,比持枪的家庭更能免受枪枝暴力威胁,因为在冲突事态,枪枝现身往往导致局面更加紧张而难以收拾。 此外,美国多数家庭枪击案的凶手并非入侵强盗,反而是熟人甚至家人,有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枪击案凶手多为自己人

    美国枪枝泛滥,近半数的美国家中拥有至少一把枪。 这是因为在创始之初,美国的边境拓荒文化。 美国至今仍然相对地广人稀,某些地方可能在数十里开外才有一间小派出所。 拓荒者除了必须对抗野兽、强盗、印地安人,也时常得自己解决纠纷。

    姑且不论今日的美国早已不再如此「蛮荒」;就算以拓荒为理由,也难以解释为何这些民间的枪枝中,有三分之一是不利于家庭防卫用途,反而是隐蔽性高、易于作案的「手枪」! 2005年在美国上万起枪击凶杀案中,75%的凶器是手枪,相形之下,仅4%使用步枪、5%使用散弹枪。

    另一项值得注意的数据是,一般美国家庭拥枪率大约45-50%。 但保守福音派家庭中则有57%有藏枪。 拥枪率也随不同地域而变化,从东北新英格兰都会区(保守基督徒比例最低)的25%到东南乡村各州(阿拉巴马、肯塔基、密西西比、田纳西州,保守基督徒比例相对高)的60%。

    耶稣也反枪吗?

    反枪人士一直认为,拥枪者在引用圣经时,忽略了耶稣基督和平地教导:「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有人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甚至耶稣自己在面对不公不义的极权罗马政府威逼时,也吩咐身旁持械反抗的冲动门徒「收刀入鞘」,慷慨赴义。

    纵使在福音「舍己」的精神与「公义」的要求之间,保守派更看重「枪枝能确保正义」的价值,但令自由派反枪人士难以想像的是,就连天天与杀伤性武器作伴、训练有素的警察,都会时不时地「用枪不当」了,何以这些业余玩枪人士总能自信自己手中的来福枪,能在关键时刻击毙暴徒、拯救无辜良民?

    当保守派知名布道家之子女、参议员、州长都出来大声疾呼:「限枪不会解决问题」、「暴力文化才是根源」时,也有人质疑他们对枪枝作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事实认识不清;同时会支持拥枪的人,难道不是一定程度上也幻想着自己像好莱坞男主角一般、开枪除暴安良的英雄时刻吗? 这与美国孩子们在电玩游戏中和僵尸、恐怖份子、纳粹的枪战相比,所传递和助长的价值又有何不同呢?

    同为基督徒的朵拉(Ellen Painter Dollar)更在〈悲悯〉(Pathos)杂志撰文批评:「在性别和胎儿议题上,耶稣和圣经的话都有解释余地,他们还能坚定而激情捍卫基督徒立场;但当耶稣对基督徒能否『以暴制暴』的立场是如此明确时,他们岂可公然与福音精神背道而驰?」统计指出,59%的福音派信徒反对更严格的限枪政策。

    当然,美国福音派的世俗化问题,是这样的调查数据所无法反应的。 至少,在美国保守共和精神深处,这些加尔文主义的信仰传人们依然相信:枪不是问题,「坏人有枪」和「只有政府有枪」才是问题;就像钱财在圣经来看不是问题,「贪财」和「不会理财的人」才是问题。

    然而当今的世代邪恶淫乱,要人们承认自己的「坏」和「贪」,恐怕才是最大的挑战。 在美国这一波限枪政策角力中,这场「以神之名」的道德辩论势必将持续下去。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