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09-23
网站首页 >> 异国游记 >> 正文

泪撒美国:难忘朋友难忘硅谷

发布日期:2018-03-06  来源:

终于决定要离开硅谷了,离开这个生活了几年的地方,去过一种自己喜欢的生活,不再想公司是否上市,不算自己的OPTION能赚多少。把自己从紧张的工作中解放出来。

我兴奋地计划着自己该怎样装修房子,怎样规划花园,怎样过周末,怎样去度假。和同事朋友一连吃了两礼拜的告别饭,离别的时刻一步步地到来了。眼看着自己的梦想就要实现了,我的心却一点点地沉重起来。

四年的硅谷生活,我熟悉了101上的每一个路缝,我体会了880上天天发生的堵车。我体会过。COM发泡时股票疯涨时的兴奋,我也和朋友一起面对天天发生的裁员。艰难时期我和硅谷人民站在一起,更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同甘共苦,记得有一次我闯了红灯,却没发现警察就紧随其后,在我冲过停车线的那一刻,警笛在同一瞬间拉响,求情之后警察不单免了我的罚单,还叮嘱我不要耽搁太久丢了工作,我想只有硅谷的警察在那样的时刻才会有这样的处理方式吧。

我收打理着行李,脑子里却想着朋友,那位半年没见的朋友还没来的及通知,可我怎么觉着她在挽留我?记得在我忙碌的时候,朋友做好了饺子让我去吃,我因为加班来不及赴宴,朋友就问好了我的下班时间把饺子送到门口,次此一别,不知又到何时可以再见。

离开硅谷的前夜,是我和最要好的朋友们的聚会,见到第一位朋友,她说女儿听说我们要走已哭过了鼻子,她的女儿在聚会时总被我儿子逗哭,可到了离别时小女孩却忍不住流泪,她说舍不得我们走,听了让我感动。席上,大家高高兴兴地说着话,计划着下次再相聚的时间,嘴上说着,虽说离开了硅谷,可人还在加州,节假日相聚的机会还是很多。

吃了饭,到朋友的公司转了一圈,这下到了真正说再见的时候了,首先是儿子的朋友KV红了眼圈,这小哥俩亲如兄弟,甚至说比亲兄弟更亲。KV回国时和弟弟去理发店,理发员问KV他们是不是亲兄弟,KV说“我们是不太亲的兄弟”,惹得店里所有的人都笑了,在KV的心里,我的儿子是比他弟弟更亲的兄弟。KV红着眼圈强撑了一会儿,大家看着他的眼泪在眼眶里转悠,在眼泪掉下来之前,KV跑出了屋子。

可就在KV的眼泪在打转时,我的眼泪不听使唤地也出来了,看到大家把目光从KV身上转到我身上,我想潇洒一下,说个笑话自嘲一下混过去,可我一开口,身体稍微一颤抖眼泪就在眼眶里挂不住了,决了堤的洪水般泛滥起来,说出的话带着颤音。我想笑,可我的笑比哭还要难看。我捂住脸,眼泪大把大把地掉,朋友们都静静地站一边看着我,屋子里一下静了下来,工程师朋友叹了口气,哎,性情中人啊,我的老公看我动真的了,走到我的身旁,轻轻揽了我一下,于是我顺势把鼻涕眼泪都抹在了他的肩上。

终于忍住抽泣红着眼上了车,老公问,怎么了,不是你自己要走的么,后悔了吗。后悔倒没有,可是要离开这么多好朋友,离别的那一刻却让我心如刀割。

难忘朋友,难忘硅谷。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