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09-19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我在温哥华当送货司机

发布日期:2018-02-24  来源:
8年前,我在温哥华当送货司机1年9个月。这一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是我走过的40年里,最难忘的一段经验。当年我扛着40KG一袋的糖,攀爬在唐人街狭窄的楼梯上,挥汗如雨中,都想不起出国前在北京驾车出游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了。今天,在硅谷深处,programming的间隙中,开打这一段蕴酿已久的后记,恍如隔世。一 第一天(1)1995年5月1日,登陆加拿大的第45天,我早早起床,草草吃饭,匆匆驾车与妻一道赶往唐人街见工。移民加拿大前,我们已在美国工作了1年半,妻搞软件,我作测试。妻的J1身份,迫使我们不得不选择赴加一途。之前已听到温哥华工作难找,但是来之后方知不是一般的难,尤其是高科技,不能说没有,也是凤毛鳞角。有过几次面试(或许是硅谷的工作经历赚来的),均无下文。受够了美国老爷车的气,妻一定要买一辆新车。于是,登陆第15天,我们有了一架TOYOTA TERCEL 95。 买车后,以一个月生活费1000加元,我们还可以坐吃山空半年。形势比人强,吃饭要紧。最近几天开始在中文报纸上找LABOUR工,甭管是餐馆,工厂还是建筑,是工就上。居然也不成,要么嫌你没经验,要么觉得你干不长。最可恨的是,这种工也要先审RESUME!昨天一个电话进来,问我有否驾照,然后让我今天去唐人街XX粮油公司见工,职位是DRIVER。 一路上就和妻滴咕,弄不懂为何要我这新人当司机。好在我这人喜欢乱跑,买车后一阵乱窜,DOWN TOWN,唐人街都转过,所以很容易地在唐人街的一角找到XX粮油公司,豁然是一货仓式粮油零售店,很多人在两个巨小的小窗口前排队交钱,几个鬼一样的西人在进进出出帮顾客搬买的东西。把搬东西的鬼佬换成民工,眼前俨然是一个中国某国营粮店。 踌躇一番,不得要领,看谁也不象管事的。无奈讪讪凑到收银口,对一位开票的大嫂用结结巴巴的英语说明来意。大嫂把我转给旁边一位秃顶的中年眼镜男子。 眼镜男用还流利的国语要过我的驾照,抄下资料。然后用广东话唤过一男子,指着我交代了几句什么。又让我跟着那人走。 未几,该男子出来唤我一起走。我想大概是出去考考车技,遂交待妻在车内等候。 随此人上了一辆遍体伤痕3吨箱式货车,由他驾车沿MAIN街向南。 闲聊几句,知道他是广东人,来了一年多,在XX粮油作杂工兼铲车司机。广东人凸顶多,他也不例外,我且称他凸广。 我问他去哪儿考车,他奇怪地看看我,告诉我现在正在前往货场的路上,等一下我就要驾这辆车去送货! 天哪,看了看驾照我就走马上任了!事后我回忆起XX粮油是唯一没有看过我RESUME的。 凸广知道我才来一个多月,马上就斩钉截铁地说我干不了这一行。还没等我问个清楚就到了货场,凸广扔下我自顾去和先来的人去聊天。有4辆车已经停在那里,3辆和我的一样,另一辆是1吨的。 除了4台车,还有几个落魄的西人闲坐一旁。 货场挨着SKY TRAIN,不时有天铁隆隆驶过。我正在坐在车上发愣,旁边车上的司机跳下来,一瘦瘦的年轻人上了我的车。 他自我介绍叫小J,福建人,来加拿大一年多,在这作司机4个月了。 小J是个热心人,忙不迭地给我介绍工作情况。我也趁机跟他熟悉一下车的仪表及变速操作。 不一时,眼镜男开车来了,打开货场的门。西人们鱼贯而入,开始装车。 从小J的嘴里,我知道眼镜男是二老板,叫M。大老板B是他兄弟。XX粮油是家族公司,在店里开票的是老板的老母及太太们。装车顺序不是先来先装,而是以在公司工作的时间长短来决定。NO.1自从公司成立就一直做起,NO.2是一个红番,小J是NO.3,1吨的NO.4原来是NO.3,现在已被小J取代,小J一脸不屑: 扑街!正说着,二老板M的声音传过来: “阿唐,装车!” 我赶忙下车跑过去,小J也跟了过来。M歉意地对小J说,新来的照顾一下先装。说着,递过来一张纸。 我接过来一看,一张普通的记事本上撕下来的纸上,密密麻麻地写着诸如, 美心: 小油X2;芙蓉阁(4街): 金牌X4, 大油X6等等。这就是送货单? 还没等看完,装货的鬼佬已经推着小山一样的油车过来了。一板硕大的油桶,每个20KG装,3X12,合共是720KG(这些数据都是后来知道的),一个人就这么推过来了。我才明白为何装货的都是白人或红番,华人还真对付不了。 我正在看着山一样油桶发愣,那鬼佬见我半晌没反应,不耐烦地自顾开始往车上开装。我依然在一旁傻傻地卖呆。M对我大声吆喝着: “阿T,点点清楚!”,一边忙着指挥装货: “THIRTY FIVE GOLDEN MEDLE!FIFITY SMALL OIL!。。。”。 M那瘪脚的香港英语,我听着极为吃力,那帮鬼佬却清清爽爽,好不含胡,得令后即奔入后面的仓库,很快,一摞高高的米袋颤颤巍巍地推在送货小车出来了。我一数,12袋,12X20KG,240KG!最让人称奇的是,大多数食品的包装上并无任何英文,这帮人却来去如风,准确无误地在迷宫一般的仓库里把一样一样的货品搬上车。 我大致点验一下,货品有米,油,糖,盐,酱油,醋,味精,粉条,蛤油,香油,各种酱类等等等等,几乎囊括了所有开饭馆所需的东西。其中以米油为最大宗,占7成左右。 随着货品一样一样装上车,车体一点一点沉下去,我的心也一点一点沉下去。这么多的货要送到什么时候才能送完。 装完货,M走过来,问我是否点清楚。可怜的我连货品名称都没搞清楚,更逞论数量是否对上。硬着头皮,在送货单的复写件上草草签上“阿唐”,心里想着,MMD,反正阿T也不是我的真名。M又问我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我低头又看了一下单子,忽然发现有些饭店只有名字,却没有地址。M拿过去,一边往上面写地址,一边吆喝着鬼佬们装小J的车,还对我说以后熟了就不用写地址了。接过M递过来的单子,准备上车时,忽然又想起几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又返身找到M。“什么时候下班?”“什么时候送完什么时候下班。”“下班后,车要送回公司吗?”“开回家,明天中午开回这里交帐,再装下一批货。”我看看表,2点正,不知道这车货送到什么时候。上车,打火,D档,踩油,车没有动。再加力,车颤栗一下,开始慢慢起步。我小心翼翼地把车驶出装货区,从肮脏的侧后视镜里,我看到M站在装货口,留神地望着我的方向。CAO,就算我现在撞在道边儿的路灯杆上,你也只能看着。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