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2-13
网站首页 >> 海外生活 >> 正文

海外生活:在加拿大看医生

发布日期:2018-02-07  来源:

雨一直下,已经12点半了,被包扎成白色圆柱状的小拇指还在隐隐作痛。想起过去四个半小时的“痛苦经历”,可怜的咪咪猪仍心有余悸。

咪咪猪生平最怕打针,并且看到流血大脑立即缺氧,不幸的是这两件事往往是互为因果的(比如抽血)。晚上工作的时候,当我试图抓住一把要掉到地上的刀时,小拇指被咬了一口,鲜血从1.5厘米的伤口不断涌出,我很快面色苍白蹲到地上(刚搬走的邻居贺大哥是医生,据说他第一次进手术室实习的时候,还没有看上几眼就被人抬了出去,所以我算是好的)。大家七手八脚的帮我止住血,然后让我坐在一袋大米上休息。过了一会儿,我决定8点提前下班去诊所,因为大家关于破伤风的议论让我感到不安。8点40分,我带着翻译(一位朋友,我的英语不过关)进入了一间不需要预约的诊所,在接待处登完记,开始等待。9点10分,医生接待了我们,只说了一句话:My boy, u need go to emergency.我们又被派往医院急救中心,而政府也要为这句话支付50加币(我购买了医疗保险)。以前也陪朋友去过几次诊所,今天终于明白了,诊所基本分为需要预约和不需要预约两种,基本功能也分为两种:为你在冰块和药物之间做出选择,派遣你到其他地方(急救中心和验血中心等)。

9点30分,我们到达急救中心。这里服务很好,门口甚至有轮椅供走路困难者使用。墙上有很多图标(比如洗手间)供我这样的“语言障碍者”使用。室内禁止使用手机,不知为什么。在第一个接待处(类似国内挂号)登记后,我举着baby finger坐了大约半个小时,又被请到第二个接待处(类似预赛),详细地回答了接待者(我开始以为她是医生)一系列问题,内容不但包括8点40分讲的话,甚至还包括我母亲的first name。她的态度好极了,我只能无可奈何的回到椅子上,继续等候。从前也曾经陪别人去过急救中心,不但知道费用很高(光基本费至少300元加币),而且知道需要耐心等候,忍受痛苦,仿佛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今天也看透了只有一种人不需要痛苦的等待,就是类似于被急救人员抬进来或者倒在门口爬不上轮椅的那种人。一位孕妇10点45分才到,立即被请了进去,我并不生气,因为她也属于那种人。我举着满是血污,只有一个创可贴在上面的baby finger坐在那里继续等待,沉默是金。11点多我们终于被请进急救室,一间很大的房间,用布帘围成一个个小间,我能听见每个人的声音,包括痛苦的声音,有苦同享。又是漫长的等待,来了一个人查看完我的伤口,让我继续等医生。终于,医生带着清扫工具来了,态度更好,给我清洗伤口,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在我的小拇指上做了一件我最恐怖的事,麻醉针。人怕出名猪怕壮,“猪”的身体太好了,麻醉药竟然不起作用。10分钟后,为了避免第二个麻醉针,我忍痛让医生在我的手指上硬缝了3针,过分的是,医生竟然不顾我的表情硬用在我的伤口打了结的线拽起我的手指,然后剪断线头。医生离开后,正在庆幸逃过一针,又进来一个人,天呐!!!手里拿着的还是针,而且没有走错房间。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就是破伤风针,而且听说10年有效,就忍痛又挨了一针,还好不是屁股,我那里最敏感。胜利终于来临,最后一位看望我的人为我的手指包上了纱布套,并且提醒我要再接再励,再扎两次破伤风针,因为3针的有效期才是10年。唉,我的心都要碎了!!经过短暂的4个多小时等待和9个热心人的接待,在挨了5针并且医院保留再扎我两针的权利后,我终于回到了家。这不,我正在一边喝着慰劳自己的啤酒,一边学习用一只手输入汉字。

反思:我的痛苦算不了什么,最痛的应该是加拿大政府,我今晚的医疗费至少要500元,而我一年的保险费不过432元。象我这么壮的身体都能花这么多医疗费,希望大家按时支付医疗保险费。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