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2-12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我回到能登年老日本丈夫身边

发布日期:2018-01-13  来源:

日本老头子的どみ屋实在是太少有了,但是碰上另外一种类型的日本男人,恐怕也未必就能舒心。我想如果我苦一段时间(不知要多久)给他清扫完,通过这一段时间,也了解了他的全部生活内容,再决定吧。况且他毕竟花了160万日元的中介费呢!

我今生已经寻找了半生的结婚伴侣。青年时代一见倾心、才华横溢的恋人,因为特殊原因,使我们俩都成了牺牲品,至今犹痛。后来的人生旅途上,相识的男性最终都成了陌生的路人。再后来,漫漫的人生旅途,孤独寂静的长夜,我还是和心爱的小说儿做伴儿至今。

现在是上天把我放到了这个肮脏的どみ日本老头儿家,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但从机场到老头儿家的旖旎的海岛风光,确实也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眷恋,我默默地在心里祈求上天给我力量,让我能和这日本老头子生活下去。是平淡?是凄美?是悲怨?必须走过才知道。我相象的田园生活是相敬如宾、大海山林当证人……

第二天,我并没有和池袋的中国女友们讲出真实情况,只是简单地一一告别后,请搬家公司帮我把全部生活用品运到了我的日本丈夫家。

在给老头子收捡衣物时,我发现他竟没有一件新衣服,而且现在这么冷的天,他那条随手放在椅子上的毛绒裤的裤裆已经烂了,好几条外裤前面的拉链都拉不到头……我真觉得他挺可怜的,真是今生第一次遇到、感受到一个不是乞丐的乞丐生活。

现在的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真的想帮他改变现在的生活状态,当然也是在帮我自己。既然要一同生活了,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一切依旧恶心着呀!而且,据中国方面的介绍人说,他每个月都可以拿到19.5万日元的养老金,足够我把他从头到脚翻新一下了。

一件黑羽绒服棉袄3000日元,两条棉运动裤各3000日元,一件高档灰色绒衣4800日元,两条膝头有双层加热的裤子各3000日元,一件高中档深咖啡色的外套5800日元,两条秋裤各3000日元,此外,我害怕他那肮脏的地毯里有虫子,就又买了一条新的,花去了26,000日元……我把我的生活用品全搬去了,光运费就有38,000日元。匆匆忙忙的3天,我又飞回了能登,这里有了我牵挂的年老的“日本丈夫”。

今天和同到飞机场接我的日本老妈妈、日本老头子一同到区役所递交了我的中国出生公证后,又一同驾车回到日本老头子的家,我依旧是恋恋不舍地看着日本老妈妈的轿车一溜烟儿地开走了,还是站在院门口张望着。

我随着日本老头子进了阴森森的屋子,看着日本老头子那张青黄色的脸,我急忙打开了大挎包,先拿出从池袋阳光店买的仅剩的4块月饼,撕开精美的包装袋,双手递给老头。他咬了一口,嚼了几下儿后马上说:“ぢリしリ。”

我又急忙跑到厨房,先给他接一杯凉水——担心噎着他,然后又快步跑到走廊,把我运过来的其中一个纸箱子打开,拿出我的电热水器,先给他烧点热水喝,上次在这儿时,我发现他家的电水壶早已坏了,我尝到了冬天喝凉水的滋味,那可是明知道冰冰凉还得一小口一小口往下咽,咽一小口,浑身上下哆嗦一下儿啊!现在想起来还不禁要打寒战呢。

我把剩余的3块月饼用手比划着,双手合十,向着旁边他家供祖宗的屋子拜了拜,他一看就明白了,非常高兴,便带着我把月饼和其他我带来的中国点心、软糖一起供到祖宗灵位前。

热水器响了,我先给日本老头子接了一杯,自己也顺手接了一杯——喝热水的感觉真是好啊!心里不禁有些酸楚。

我一阵阵地觉得一股冷气直刺膝盖,一低头,原来是年久失修的榻榻米之间有的地方竟然有半寸宽的大缝儿,怪不得我一直觉得四面都透冷风呢!怎么办呢?我扫一眼满地的报纸,也没问一声,就把报纸使劲儿地撕成厚纸条,按排按缝地塞,掀开地毯接着塞啊塞。这一阵折腾,终于没有漏风的缝了,我也累得一身汗,解开羽绒服的领口透口气,无意中一抬头,看见日本老头子正看着我笑,我也向他笑了笑,但他那总遮着表情的茶色眼镜一直让我觉得诡异,似乎遮住了什么。

接着,我拉着日本老头子看,把两条地毯拖进屋,用手比划着让老头子跟我一齐把地桌抬走,铺好新地毯,屋子马上就显得亮堂了许多。然后,我又把那条漂亮的大花地毯铺在客厅的地桌下,日本老头子很高兴,一直跟着我搬桌子、摆东西,一会儿的功夫,两间屋子的地毯就都铺好了。我发现,其实这老头儿干活儿时的手还是蛮快的,而且也很利落。

我又让老头子帮着把我自己带过来的洗衣机一同抬到厨房,插上电源,洗开了白色的衣服,同时我又戴上围裙准备晚饭,发现可以盛米的塑料盆也裂缝了,再看上次我清理了两天挑出来的那些,或旧或坏或破或烂的餐具厨具又全都被混在之前已经被我洗干净的东西里了,真是把我气死了!我的日语不好,只好一边干生气一边忙着做晚饭,一边又忙着重复前面的挑挑拣拣的工作……锅居然也是漏的,怪不得火都被浇灭了。我要是日语好,早吵起来了,哎,真是没办法!

当我拿起小勺试汤的咸淡时,突然感觉有点硌舌头,仔细一看——准是老头儿把我已经拣出来扔掉的东西给捡回来了……我实在是太生气了,就跑到老头子看报纸的桌子旁,叫他“見で見で”,可是日本老头子抬了一下头,又低头去看他的报纸,不理我。我索性生气地拉起他径直走到厨房指给他看:“私は嫌い、嫌い、わかりますか?”

谁知他还挺不服气,一甩胳膊走了,嘴里居然还叨叨咕咕地说些我根本听不懂的日语。我实在憋不住了,冲着他的背影大叫:“ごみ、嫌いでしょう!”这次终于有回应了,他一下子回转身子,挥着拳头冲我大吼:“おとうさん嫌い、おとうさん困ったが”这一下,我还真有点怵了,不敢再喊了,也是怕他真的就冲过来打我!

这古老的破房子太冷了。你能想象得到是怎样阴冷的滋味嘛?今天我依旧穿着毛衣毛裤钻进了开着电褥子的被窝。一连几天的奔忙,被热烘烘的被窝一暖,竟安稳地入睡了。

刚觉得眯眯糊糊的,猛的觉得有人拉扯我的被头,我吃惊地一下子睁开眼睛——是日本老头子那张青黄色的老瘦脸。在幽暗的灯光下,灰色的毛线帽子依然压到花白的剑眉上,灯光下那茶色的眼镜后边的眼睛像鬼火一样地闪着。我“啊”地一声大叫,蹿坐起来,双手拼命地向日本老头子一推。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