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6-03

回眸一笑 我的教育实践与思考(连载十)

发布日期:2015-08-25  来源:默认
作者:张鹤立



2015年8月10日,张鹤立在澳大利亚珀斯的重点高中Perth modern school上中文课

十二、道高一丈

1991年7月,我开始在南阳筹办第四家幼儿园。

讲好了房租每月600元—虽然那时600元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惊人的数字,但觉得还不错,我向往着在这所幼儿园一口气招到二百个孩子的情形,那该多酷,那该多爽。老师们劲头十足,都忙着布置环境,打扫卫生。

然而我忽然听到传闻,说是在附近还有一所幼儿园要开办。刚开始我没在意,一是不了解那所幼儿园的具体位置,总觉得还应该有一段距离。再说,你可以办幼儿园,当然别人也可以办。可是后来,事情渐渐变得明朗起来,那个幼儿园由模糊的概念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竞争对手。

它叫武术馆幼儿园,据说是公办的,资金很雄厚,处处显得财大气粗。不说别的吧,就说人家老师的穿戴都是统一的,这就显得有档次。再说离得近的问题——谁也想象不到有多近,原来就在我们的鼻子尖上,我们幼儿园的前墙就是他们的后墙,那可真叫伸手可及。再有一点也很厉害,就是他们所处的位置,恰好在我们幼儿园的咽喉要道上。因为他们坐落在前排,我们坐落在后排,路就在他们门前,凡是要往我们幼儿园送孩子的,都必须经过它的门口。

好家伙,优势都让他们占了,真有点儿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人们在议论,在交头接耳,在评头品足,说得最多的是我们要完了,我们肯定打不过对手,有人已经当面把这些话说给我听。

压力实实在在摆着,不容回避,从老师们的脸上,我已经感到这种压力的分量。他们在怀疑,不自信,灰色的情绪在滋生,在蔓延。

我的心里也沉甸甸的。要说没有压力那是假话,不过冷静分析一下,我觉得对方大概是纸老虎。我觉得家长送孩子归根到底是想让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能够健康成长,而在这一点上,我相信自身的实力,并且有前两个幼儿园的成果来证明。我推测我们双方的较量,大概要一年半载就能见分晓。

可是如果家长为对方的表象所迷惑,相中他们的服装,相中他们的名号,相中他们的设备,怎么办?因为我这边教学效果的取得,其前提是必须有孩子,有了孩子,把孩子教出来,用这事实来说话。而家长不给我这个机会,把孩子都送到武术馆幼儿园去,我又将如何呢?那我用什么来证明自己的教学实力呢?看来前途是光明的,但道路还是曲折的。

因此一方面要有信心,有耐心,另一方面还不能被动等待,而要努力争取,最好是争取到相当一部分小朋友入托,我们就有了舞台,就可以大展拳脚。

接下来我做的第一件事儿,是稳定军心。我把这些分析判断讲给我们的老师听,我说宁可让人打死,也不能让人吓死。接下来鼓励她们的斗志,稳定她们的情绪。还好,大家没有当逃兵的,更没有当“叛徒”的,这是我们取得竞争主动权的前提。

不过我的心里并没有真正的轻松。一来我们没有实力打消耗战,这是需要资金支持的,而此时此刻我们还是穷人。另外,这种长期较量靠的是教育效果的比较,而要出教育效果,幼儿园里必须有孩子。假如孩子都被他们一网打尽了,我们的教育价值还如何体现呢?看来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不过最好还是打一场阵地战,并且只能胜不能败,这样的话我们才能喘过气来,才不至于被压到十八层地狱。

这时,我的大脑又高速运转起来,推敲各种方案,想来想去想到我女儿身上,我想给她搞一次超常早慧表演,让社会见点儿真东西,看看我们的教育培养出来的孩子到底能达到什么状态,什么水平。我相信家长一旦见了,肯定会受震动,肯定会影响他们的选择。于是我到南阳广播电台去打广告了。

我在广告上写道:有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儿,她叫张玄,她超常早慧表演的项目包括十项,第一,阅读来宾自带的古今中外各种书籍(科学专著除外);第二,回答来宾提出的天文、地理、自然、生物、历史人物等各方面问题,还有画画、数学等项目;最后一项是与来宾下棋。

总之,这个广告谁听了都会觉得好奇,谁听了都会将信将疑。反过来说谁家的孩子达到这种程度都会让人羡慕。我求的就是这个效果,就是想让大家来看看、来听听,来一辨真假。

具体的日子我忘记了。我只记得那天下着雨,原来担心不会来很多人,谁知不但来了很多家长,还来了很多新闻记者,黑压压的一大片。

表演开始了。张玄长得矮,大家看不到,就把她抱到一张桌子上,她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底气十足。

看来最积极最活跃的是那些记者。他们都站在张玄的周围,一开始就发动了猛烈的攻势。先有一个记者递给张玄一本书,是《古文观止》,他们让张玄读庄子的“上古有大椿者”。这对张玄来讲,不说是小菜一碟,也不会构成什么威胁,小姑娘绘声绘色地读了起来:“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张玄读得有板有眼,抑扬顿挫,赢得了阵阵掌声。

接着,他们的问题又像连珠炮一样轰过来,比如喜玛拉雅山为什么有鱼类化石?曹操有一句话最代表他的性格,范仲淹也有一句话最代表他的性格,是什么?张玄都一一做答,没有丝毫困难,也没有丝毫惧色。记者们见几个回合没有打败张玄,就拿出了他们的杀手锏。

“张玄,我再问你:恐龙为什么灭亡?”这个问题正撞在张玄的枪口上,因为她不到三岁时,就和我一起看生物学的书籍,当然不在话下。她说:因为当时地球上发生大灾难,气候突然变冷了,高大的热带植物都冻死了,一部分恐龙叫食草恐龙,就是靠吃这些高大的植物活着的,现在没得吃了,饿死了,另一部分恐龙是食肉恐龙,是靠吃这些食草恐龙的肉活着的,现在食草恐龙都死光了,它们也没得吃了,也死了,于是恐龙就灭绝了。

其实记者在这里设下埋伏,早就等着她呢!所以张玄话一出口,记者马上追问:“张玄,如果现在地球上再发生大灾难,最先饿死的是谁?”

这个问题真够刁钻古怪的。最先饿死的是谁呢?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最先饿死的是谁,心里那个紧张呀,真为张玄捏了把汗。这时的会场变得鸦雀无声,大家都屏气凝神,在等待张玄的回答,静得让人有点儿害怕。

你猜怎么着?我们这些人都是瞎紧张,白担心,张玄一句话,立即改变了会场的气氛,你猜她说的是什么?“不经饿的先饿死。”

这么难的问题她居然答得如此轻松,出乎大家的意料,全场立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而记者不由得竖起双手大拇指,说道:“外交家辞令,这孩子的应变能力太强了!”

这次“超常早慧表演”空前地成功,第二天报纸纷纷报道,我们幼儿园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接下来形势马上发生了变化,家长在送孩子的时候,从武术馆幼儿园门口经过,义无反顾地把孩子送到了我们的幼儿园。孩子的数量在迅速地增加,很快就突破了一百,接着向二百挺进。

为了抓住这个招生机会,我还想了个新招儿:把一台油印机搬到马路边,一边印广告,一边发广告。你想,南来北往的人们,看路边上摆着一台油印机,肯定感觉奇怪,保不准多看几眼;有好奇心强的,还要停下来问上几句,这是多好的机会呀。我就顺势递给他一张才出炉的宣传单,他们大都要仔细读读,不像你硬塞到他手里的,他先就有一种反感、排斥。而当他拿到宣传单之后,发现上面所登载的内容又很有刺激和诱惑,不由得不动心,除非家里没有小朋友。

那时正是8月份,好热的天,好毒的太阳,把我晒得差点儿梦断非洲。不过眼见效果这么好,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对方幼儿园也步我们的后尘,到路边摆咨询台,可状态不一样,几个女孩家,晒得打了蔫儿,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

到9月初的时候,我们这个幼儿园真的突破了二百人。

这是一场硬仗,打的是智慧、是质量、是精神,可以和赤壁之战相媲美了:以弱胜强,以软碰硬。当然这些都是外在的,如果加上智慧和质量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这个过程又让我有很多新的感悟。第一就是双方较量需要勇气,需要斗志,需要压倒一切的精神,就像我们看的电视剧《亮剑》,在主人公李云龙身上体现的那样,两强对阵,就算你的对手比你强大,较量之中你很可能由于不敌而倒下,但你必须勇敢地亮出你的剑来,就算是死也必须有剑客的死法。

狭路相逢勇者胜。在武器上、在装备上、在人数上的弱小,如果加上勇气,很可能就不再弱小,而是变得强大;如果还没有真刀真枪地较量,一听说对手如何强大,就吓破了胆,就望风而逃,不仅没有了成为能打硬仗的队伍的可能,而且永远都是弱者。这种弱首先是心理上的弱,精神上的弱,气质上的弱,而这些是最根本的。

在竞争中,我的原则是不争而争。但这一次是个例外,因为对方实在有点儿欺人太甚,明明知道我们幼儿园在这里开办,却偏偏把他们的园址选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明摆着不把我们当回事儿,认为我们是松包软蛋,一打就垮,甚至一吓就垮。

看来我天生是个斗性十足的人。他们这种挑衅和侮辱,激起了我心中强烈的抵抗情绪—还是那句话,可以让人打死,怎么能让人吓死!

还有一点儿感悟,就是竞争较量不能蛮干,一定要运用智慧,选择对方的薄弱环节,然后用你的重拳给予打击。那么此时此刻对方的薄弱环节是什么?是他们不懂教育教学,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更谈不上成果,而这恰好是我们的强项、优势。选择一个恰当的方式予以展示,就好比重重的一拳打在对方的软肋上。

现在的很多办学单位,面对竞争一是怕,二是采取野蛮的方式,无非是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拳,你踹我一脚,我还你一脚,一点儿战略战术的影子也没有,打的是消耗战、拉锯战,最后往往是两败俱伤;惯坏了家长,耽误了孩子,降低了幼儿园的发展水平。

且说我们和对方两家幼儿园在声誉和生源上的距离越拉越大:对方的在园孩子也只有几十个,仅及我们的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不用说,现在轮到对方感受到压力和威胁了,生死存亡的问题摆在了这个幼儿园的面前。不过他们是自找的,谁让他们那么气势汹汹、不可一世呢?谁让他们那么欺人太甚、咄咄逼人呢?

一天早晨,有个老师上班的时候告诉我,路口出车祸了,一辆摩托车与汽车相撞了,骑摩托车的人躺在地上,出了很多血。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直觉:那个被撞的人就是武术馆幼儿园的办园人。

果然一会儿工夫,我的这种预感得到了证实:正是他!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吗?先是几分幸灾乐祸,然后又变成了一种担忧—如果他真的一命呜呼了,那我是不是也有一些责任和罪过?因为据我分析,他骑着摩托车与汽车相撞,很可能是因为在与我们较量中的失败,使他压力太大,过于紧张,注意力不够集中,才酿成惨剧的。

虽然这个人很可气 ,但我真不希望他有个不可挽回的下场。

还好,正如我所期盼的,他住院了,但又活了过来。不久,他们搬家了,这次竞争和较量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5.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