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20-06-03

回眸一笑 我的教育实践与思考(连载九)

发布日期:2015-08-09  来源:默认
作者张鹤立

张鹤立女士于2015年8月率轩赴澳大利亚进行“鹤立教学法”推广活动,图为她在在西澳大学孔子学院教学楼的前草坪上。

十一、春暖花开

  冬天终于过去了,春天来了。那感觉真好,阳光明朗起来,空气暖融融的,真的很开心啊!招生工作解冻了,孩子们排着队到幼儿园报名。

  五十个,八十个……我已经在心里暗暗盘算,大概能突破一百大关。这可真是破天荒的事,是盼望已久的时刻,是大家都在向往的目标。它好像是一个界碑,一个高度。在过去,它是那么朦胧和渺茫,而现在我看到它正向我们走来。我已经能感觉到它的呼吸,听到它的脚步声了。

  真是出人意料。很快报名登记表上已经突破了一百的数字,然后是一百一、一百二,这让人心跳不已。这时,我开始每天从早到晚不断地翻这沓登记表,一遍一遍地数报名幼儿的具体数字。其实,我不是记不住这简单的数字,我早都熟烂于心了,可为什么还是要翻,还是要数,是在品尝和体验那种感觉,那种让人兴奋、心动、畅快的成功感觉。

  老师们的脸上也都是开心的笑容,再也没有挥之不去的阴霾,再也没有化不开的寒冷。

这种火爆一直持续到突破一百三十名幼儿。

  真有点不可思议,孩子们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也许是春天以后是送孩子的季节,也许是我们的招生宣传产生了效果。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我们的教学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和支持。这所幼儿园也渐渐地深入人心,获得了信任,大家不再担心她会突然从地球上蒸发,甚至把孩子拐走;不再担心孩子会使着,累着。从结果来看,孩子不仅学得非常充实、丰富,而且在拥有阅读能力方面,也决非其他幼儿园所能比拟。另外,孩子们过得很开心,很快乐,这都是明摆着的事实。

  家长是最看重事实的,他们现在见着了。于是,他们不再怀疑,也不再挑剔,纷纷把他们的支持和信任送给了我,送给了我们这所非常简陋、狭小的幼儿园。

  要说起简陋和狭小,那真是恰如其分。我给您描绘一下它的情况,你就能感觉到了:它有正房四间,加起来有六十平方米左右;厢房两间半,平均每间六七平方米;在院子的东南角,有一间石棉瓦做顶的简易厨房。这就是它全部的建筑。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居然要装进一百三十名幼儿,那种拥挤的程度可想而知。不仅如此,其中有三间房子有门相通,不隔音,上课的时候很难避免彼此干扰。那两间半小房子做老师的办公室、财务室,也都挤得不行。

  再看我们的院子吧。地面,既没有硬化,也缺少绿化,平时还好,可以和大自然多亲近,一下雨  就麻烦了,泥泞不堪,孩子们的小脚就把泥水带到教室—可以想象那种情景。再说,院子里也缺少玩具,只有上个学期我老父亲帮我做的那个秋千和简易的转盘。

  可就是这种环境,家长偏偏把孩子送了过来。而且,所来的家长从成分上和去年有不小的变化。去年送孩子的家长,除了永安村的村民(这是城市改造和扩张后农村变为城市的地带),就是周边一些做小生意的,还有一些郊区的家长。而现在,有一些是来自市中心或距离较远的区域,家长有工人,有教师,还有一些国家干部。

  更值得一提的是,有几个部属大厂的家长,也把他们的孩子送了过来。

  这些家长选择我们幼儿园,要放弃很多。首先,这些国家部属企业,很有钱,自办幼儿园很漂亮,对职工子女实行免费入托,而他们把孩子送到这里,却要自己掏腰包。其次,家长必须多吃苦。在本厂送孩子,幼儿园就在厂区内,上下班多走几步就解决了接送的问题;可是现在就不同了,要骑着自行车,一来一去花二十分钟的时间,天天如此。 而最大的舍弃,是他们把孩子从天堂一样的幼儿园转到我们这个贫民窟。他们的幼儿园无论规模、建筑格局、建筑面积,还是设施设备,在南阳市都是数一数二的。而我们这里,刚才我已经给大家描述过了,实在简陋不堪。

  那么,家长选择的是什么?没有别的,他们向往我们的教学效果。

  后来,我们了解到那些幼儿园最大的特点是:硬件很优越,但软件很糟糕。换句话来说,这些幼儿园的教师和管理与他们的规模和设施很不相配。它们的老师往往由三类人组成:一是领导的三亲四故,想找一个开工资的地方,进办公室又不合格,而领导们认为幼儿园就是看孩子的地方,只要孩子不出事,怎么着都行。还有一类,是在车间里的老弱病残,本车间的工作做不成了,于是把幼儿园当成收容所和接收队。公立单位嘛,大锅饭嘛,没到退休年龄,不能随便让人放假回家,或者提前下岗。第三类,是那些不服从领导,自由散漫的人,放到哪儿大家都不舒服,最后放到幼儿园吧,反正是面对小孩子嘛,他们又不敢提什么意见。再说,幼儿园又不创造经济价值,反正就是给家长解除后顾之忧嘛,上班的时候,孩子有个地方放,不就行了!

可想而知,这样的人马来干幼儿园,会是个什么结果。当然,这样的幼儿园也谈不上什么管理,培训、检查、评价、奖惩、规章制度都微乎其微,甚至根本没有。于是,上述人等就按照自己的性情,按照自己的心理层次和文化水平,按照自己的观念和理解来教育我们的孩子了。

  听说,孩子在这样的幼儿园,每天都被规定老老实实地靠墙坐着。好一点的,让他们天天叠手绢,从早叠到晚,从两岁叠到三岁,三岁再叠到四岁,然后慢慢地吃饭,长长地睡眠,再上几回厕所,一天不就打发完了。

  这样,老师们轻松,孩子们也安全。于是,聊闲天,干私活,都有机会和时间。

  在这种环境中,我们的孩子会出现什么情况呢?有的变得胆小,怕事,只知道老老实实,规规矩矩—不然老师会吵。因此,如果以后的发展得不到改变,他们就完了。另外一类,养成了缺少规则、缺少自律、注意力极度涣散的习惯。我最近从蒙台梭利的著作中发现了一个词汇:神游,说的就是这一类幼儿。他们的注意力很难在一件具体的事物和活动上稍事停留,总是从这里跳到那里,从那儿跳到这儿。他们总是在说、在笑、在动,但他们的说、笑、动没有一样有价值,有内涵,有意义。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孩子通过这种途径来自慰、自娱,找一点浅薄无聊的乐子,来打发自己的时间。

  其实,在前一处幼儿园的时候,就曾送来了这样的两位。才来的时候,我考虑到,他们过去熟悉,安排在一起可以减少陌生感、紧张感,便把他们两个放到了第一排的同一张桌。谁知,这两个小朋友虽然才五岁多,却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上课的时候,他们一刻也不安生,你拉我的耳朵,我捏你的鼻子,你戳我的脊梁,我掐你的屁股。把自己搞得满乐和,骂声和笑声还时常会爆发出来,却不可能不影响到别人。

  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采取措施,将其中的一位调到最后一排。我的想法是,距离这么大,看你们怎么在一起乱。谁知,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大大低估了他们的能量和技术水平。一会儿工夫,这两个小家伙儿就开始了,他们把书和本撕成一条一条,再卷成团,作为手榴弹,然后,后边的向前扔,前边的往后投,你打我的后脑勺,我打你的鼻子尖,非常精准。我想,这样的孩子将来要经过特殊训练,做射击运动员大概还可以。有一天,出现了个新情况:两个孩子中的一个病了。我心里暗想,这下好了,人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看你一个怎么折腾。

  谁知,我又一次低估了孩子的能量和行为方式的巨大惯性,一会儿工夫,我发现这个孩子的座位上空了,开始我以为他已逃离了教室,可明明是没有人从门或者窗户出去啊。难道真的像孙悟空变成了苍蝇蚊子不成!再仔细一看,好家伙,原来他在地上坐着,把好多纸屑撕碎扔在地上,然后坐在那里捡。

  这两个孩子就来自那所部属大厂幼儿园。

  幼儿和成人、老人有很大的不同。成年人和老年人,各种器官,特别是神经网络,发展已经基本停滞,所以他们不再需要大量的信息刺激来满足各种器官对营养的需要。这大概也是求知欲、体验欲、尝试欲淡化的重要原因。他们的很多器官,虽然也还在工作,但那目的已经发生了变化,为了自身发展而工作的比重大大下降,为功利目的而工作的比重大大增加。所以,假如不是生存和生活的压力很大,他们往往就减少了工作和活动的激情。

  而小孩子在这一点上,和成人有极大的不同,他们的各种尝试,对器官的运用,是为了成长本身。

  现在我们大家来思考一下,幼儿或儿童,每天被生生地强制坐在那里,不许干这,不许干那,孩子怎么能忍受。显然,时间长了,他们必定想办法来自己娱乐自己,排遗自己的无聊。怎么办呢?那里有几双眼睛在看着,有疾言厉色在等着,孩子还没有这么大反抗的力量。所以,他们只能把自己的反抗转入地下,就是多搞点小动作、小把戏。你踹我一脚,我打你一拳;你对我做个鬼脸,我对你扮个丑相。

  这也会遭到申斥、指责,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时间长了,就养成了习惯。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大家都知道习惯对于人生的意义。而一旦孩子养成了这种习惯,对他将意味着什么呢?可能意味着一生的报废。因为,一个有建树、有作为、有创造的人都必然是非常专注的人,集中注意力的人,这样他才能有所发现,能够深入思考,然后有所创造。而这些孩子,如果不得到根本的改变,他们注意力如此涣散,怎么可能指望他们成为那种有建树的人。

  他们的人格可能会扭曲。首先,在常规教育过程中,他们会成为不受欢迎的人,会被老师打入另册。那么,他们的学习生活,不仅是苦恼的,而且也不会有什么长进。这样,他们会被别人的不信任、不接受、排斥、打击所包围。而自己也变得不自信,甚至变得自怨自弃,成为一个社会边缘的人,甚至反社会的人。

  他们的生存空间会变得狭小。这种习惯,决定他们不仅学不到常规的那些东西,更不可能自己去钻研,去捕捉更多的有价值的信息。那么,他们的生存能力就有限,将来只能从事一些简单的工作或劳动。

  幼儿阶段,短短的几年,就这样决定了人的一生,难道这不是很可怕吗?而这样的教育难道不是罪过吗?

  可是,没有多少人意识到。大家都觉得孩子嘛,还太小。长大了自然就好了,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所以,此时此刻不用花那么大的力气,随便一个环境就可以。

但当孩子长大了,一些不良的行为模式和心理模式表现出来的时候,他们也意识不到这与儿时的教育和生活环境有什么关系。只剩下一句简单的抱怨:这个孩子太不争气,这个孩子太没出息,这个孩子太不是东西。就结案了,忘记了自己曾经做了什么,把责任轻而易举地推给了孩子。而实际上,除了遗传因素之外,孩子们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教育的结果,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幼儿园教育、社会教育共同完成了对孩子的塑造。

  因此,我们难道不应该极大地关注幼儿早期的教育环境和生活环境吗?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几个大厂家长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们考虑的首先是教育的软件。

  当然,我不是说教育的硬件设施不重要。这也是教育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只有硬件是不够的。软件,也就是教育工作者本身所营造的人文环境更重要。教师的教育观念、意识,对孩子的态度、理解,还有教育教学方法等等所构成的氛围,会对孩子有更大的影响。有些家长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他们不愧为明智的家长。

  我不想为我们的设备简陋而开脱。对我们来讲,如果设施设备更好,特别是孩子有大量的玩具教具,肯定是一件好事。但有什么办法呢,当时的我们,是彻底的无产者,只能如此这般,只能用提高软件进行补偿。

  这个过程和结果,也说明一个问题:幼儿园的发展,硬件设施比较过关是我们的追求,但这不是唯一。假如你没有这方面的条件,也可以通过提升软件的质量和水平来解决问题。那时我们发展的主要途径,就是以软件带硬件,以滚动求发展。软件是什么?就是教育和服务质量。滚动是什么形式?就是通过办学过程本身,不断地积累资金,像雪球一样一点点滚大。

  这种方式,从短期效应来看,可能发展得会慢一点;但从长远来看,也许反而会快一些。因为,这种做法会使办学经验、团队建设、资金积累、社会认同等同步成长。而随着这种成长达到一定的阶段,就可以复制,可以大面积地推广和操作。于是,慢就变成了快,小就变成了大。

  还有,这样的模式没有太大的风险,即使摔倒了爬起来,也只是小磕小碰。有一些企业像流星一样,突然间照亮夜空,但很快就消失了。我想和他们爆发式的发展,而非滚动式的发展有直接的关系。

  这是1991年的春天,我第一次明显感觉到,以软件带硬件、以滚动求发展对于我们的意义。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4.8毫秒